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32章

-

關鍵是他氣息那般清冽獨特,好聞迷人,太久冇有感受這種被他包圍掠奪的感覺,她心臟‘噗通噗通’加快,做不出任何反應,壓根無法推開他。

甚至……情不自禁想持續下去,繼續深進一步。

親自己的男朋友不算不要臉吧?

蘭溪溪想著,抬手主動抱住薄戰夜的雙肩,迴應他的吻。

這樣的動作,對薄戰夜而言無疑火上澆油,而她的味道,清甜美好,依舊那麼食髓知味,欲罷不能。

他不斷吸取,彌補這麼久以來的寂寞空虛。

空氣漸漸升溫。

呼吸也逐漸變得厚重。

‘嘩’突然,蘭溪溪身上的浴袍意外落地。

她瞬間清醒,小臉兒番茄,抬手推開他:“我、我去換衣服!”

說著,她慌慌張張蹲身,撿起浴袍快速裹上,邁步想跑。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一把將她拉回,聲音繾綣低沉。

蘭溪溪隻覺有一串電流從他手心發出,流入她的血液,蔓延至五臟六腑,整個人都是酥的,詫異緊張望著他:

“嗯?怎麼了?”

薄戰夜道:“不是說需要彌補的機會?難道不應該珍惜現在?”

現在?

繼續剛纔的事情彌補嗎?

那也太……太直接了吧……

不對!

他的意思是!

蘭溪溪驚訝無比:“你原諒我了?不生氣了?啊啊啊,薄戰夜,你還是愛我的對不對?”

激動無比的說著,她就抱著他在他懷裡上串下跳。

薄戰夜脊背僵住。

他生氣本就是因為誤會,現在誤會解除,明白事情原委,原諒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?

有那麼開心?

他一不說話,蘭溪溪又忐忑起來,停止歡喜弱弱看著他:

“還是……你不是原諒我,隻是想要那個?讓我在那方麵彌補你?”

薄戰夜唇角一抽,真想撬開她腦子看看裡麵裝的什麼。

但看著她天真害怕模樣,他不由得起逗她的心思:

“是又如何?你讓我失望一月有餘,難道不應該用一月的勞動來彌補原諒?”

還真是那樣!

而且要一個月!

蘭溪溪小臉兒瞬間尷尬為難,倒不是她不願意,主要是這種事情用作交換,不是那麼喜歡。

可仔細想想,他還願意理她,給她機會,的確不過分。

她索性抿抿唇,咬牙:“好,那你來吧,臥室,更衣室,或浴室,都可以。”

說完,還閉上眼睛,做出一副任君采擷姿態。

薄戰夜看的又好氣又好笑,長久以來的怒氣,生氣,壓抑,陰沉,一下子煙消雲散,彎身一抱將她抱起,放到臥室的梳妝凳上:

“吹頭髮。”

“哦,你不……那個麼?”蘭溪溪睜開眼一臉好奇。

薄戰夜居高臨下看著那單純懵懂的模樣,俯身,極近的距離望著她,一字一句道:

“我未主動說這方麵的事情,你反反覆覆主動問,怎麼,許久不見,那麼迫切想我要你?嗯?”

暗啞,低沉,意味極深。

蘭溪溪小臉兒嗖的變紅:“纔不是!我吹頭髮,你走開。”

她慌慌張張去拿吹風機。

‘啊!’然而用的左手,牽扯到傷口,痛叫一聲。

薄戰夜劍眉一擰,伸手從她手中拿過吹風機,一臉疼惜望著她手心,好在冇出血:

“怎麼那麼笨?”

話語指責,雖在罵,可更多的是關心。

蘭溪溪鼻尖兒一酸,不知怎麼,像個小孩子一樣很喜歡他的照顧在意。

她抿唇,一抱抱住他勁朗的腰身:“……我是挺笨,纔會差點弄丟你。薄戰夜,不要離開我好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