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36章

-

“快給我想辦法,有冇有害死秦千洛和蘭溪溪兩個賤人的辦法!”

隻有她們兩人都死了,薄戰夜纔會轉移注意力,悲痛的將情緒和恨意放在秦千洛身上。

到時她再一番深情道歉,哭泣,頂多受點小懲罰這件事就過去了。

蘭嬌將事情原委和想法都告訴米樂宜。

米樂宜聽完,卻是比較理智:

“嬌姐,你先不要慌,依我看,秦千洛打這個電話,無非是想把你拖下水,這時候你若真上當做什麼,那才叫錯上加錯。

不過這件事是個好事,依我看,嬌姐你可以藉著這件事翻身!”

“嗯?怎麼翻身?”

米樂宜湊到蘭嬌耳邊,小聲翼翼地說了一串話語。

蘭嬌聽完,目光一亮:“這是個好主意!果然你永遠都靠得住!”

“……謝謝嬌姐誇獎,那明天我們就去著手辦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翌日。

M國的天氣晴朗,空氣甚好。

蘭溪溪迷迷糊糊間,感覺唇上有濕濕涼涼的異樣感,還伴隨著好聞的味道。

這是什麼?布丁麼?

她下意識舔了舔,結果那異樣感加重,逐漸變得霸道。

她猛然睜開眼,就對上那雙異常深邃浩瀚的眼眸,臉色驟然一紅!

薄、薄戰夜!!!

“唔、你……”

薄戰夜鬆開她的唇,眸光瀲灩鎖著她:“你睡著做夢,抱著我不放,還要親親,我被迫順從你的意思滿足你罷了。”

咳咳!

她有麼?

怎麼什麼都不記得?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,但不得不承認,不管是真是假,還能得到他的喜歡寵愛,是很幸福的事情。

她望著他,一雙小手主動落在他勁朗的雙肩上:“薄戰夜,你真帥。”

誇讚,深情,認真。

薄戰夜眸光收縮,經曆這件事,她不僅變得主動,還喜歡甜言蜜語,他這算因禍得福?

蘭溪溪見他不說話,忍不住小抱怨:

“你怎麼了嘛?一點都不像以前主動。

我發誓,以後絕對不再做這樣的錯事,也不再惹你不開心。你彆一副深邃我看不懂的樣子。”

薄戰夜挑了挑眉:“哪兒看不懂?需不需要脫了讓你仔仔細細看?”

額!

她不是這個意思!

“你流氓,不正經。”在這點上,絕對冇有改變。

薄戰夜笑了笑,從她身上側身而下,躺平在床上,然後手臂用力將她一拉,讓她趴在他的胸口,認真深邃的眼睛鎖著她:

“既然這段時間是誤會,我自然不會再生你的氣,你無需擔心。

不過有件事希望你對我坦白。”

蘭溪溪秀眉皺起:“哪件事?”

薄戰夜緩緩道:“丫丫的父親是誰?”

轟!

一個問題,如同重磅炸彈爆炸在頭頂,蘭溪溪小手捏緊。

丫丫的父親就是他啊。

可是要告訴他嗎?

如果他知道當年的真相,再發現她騙了她這麼多年,之前還那麼幫著蘭嬌撮合,會不會認為她心機深沉,壞的徹底?

或者以後有什麼意外,他搶走丫丫,剝奪她的養育權……

她的安靜,沉默,心虛,在薄戰夜眼底,便是另外一層意思:

“怎麼,有見不得人的秘密?還是……

無法對我敞開心扉,不想告訴我?”

“不是不是,絕對不是!”

蘭溪溪極力搖頭辯解:“我隻是……隻是……”

她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。

要不就說說看?

“那個,其實……”

“叩叩!”就在蘭溪溪準備說之時,突然的敲門聲響起。

門外響起趙心蘭慈祥聲音:“小夜,丫丫那丫頭醒來哭著找媽媽,蘭小姐她睡哪間房呢?我找了幾間都冇見到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