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39章

-可她要是不叫,他們長時間呆在房間裡,樓下的阿姨怎麼想?

蘭溪溪無奈,隻好低頭,左手捏右手,小唇抿開:

“夜哥,麻煩你出去陪孩子。”

夜哥。

輕輕的,細細的,如三月的楊柳般柔、細、嫩。

薄戰夜隻覺心臟掠過一道電流,全身的血液細胞都跟著跳動。

一句稱呼、一聲輕喚,就能令他意亂神迷。

他抬手扣住她的後腦,低頭吻上去。

“唔!”蘭溪溪錯愕睜大明亮好看的雙眼。

他乾嘛?不是說叫了就走嗎?

她想要推開,可他的動作霸道,氣息好聞,完完全全是男人對女人熱烈的展示,那般難以拒絕。

曾經,蘭溪溪告訴自己無論任何情況都要保留一分的心,那樣受傷的時候纔不至於那麼狼狽。

可是此時此刻,他是毒,亂了她的理智,迷了她的心,她已經深深沉入他給予的棉花糖甜蜜中,毫無保留。

她喜歡他的氣息,喜歡他吻她時的霸道,和生怕弄疼她的溫柔。

她願意跟他一起走下去,將身心都交付於他。

薄戰夜,希望她的選擇不會有失望那一天。

一個吻,深長,溫柔,繾綣。

足足五分鐘,蘭溪溪快喘不過去,才小心翼翼推開薄戰夜。

生怕他誤會她拒絕他,她緋紅小臉低著,開口解釋:“我緩緩……”

薄戰夜迷人一笑:“本來我是打算下樓的,但聽你的意思,緩緩繼續,那我應當好好滿足女朋友的需求。”

不是!

她哪裡是這個意思!

蘭溪溪開口想要解釋,下一秒,薄戰夜擁著她,再次鎖住了她的唇。

這一刻,她深深意識到,他哪裡是不如之前熱情主動,分明是在刻意壓製!

一旦放鬆,他的如狼似虎,吃了她都有可能。

“薄、薄戰夜,你真的該下去了……”蘭溪溪在百難之中擠出聲音。

她真的不想給趙心蘭留下不好印象。

薄戰夜卻並未鬆開她,而是唇從她的唇瓣一路蔓延至臉頰,脖頸,最後落在她耳垂:

“這麼久冇見,不想我?

小溪,把你的想念都展現出來。”

想念都展現出去!

蘭溪溪大腦轟然炸開,一陣空白。

想他嗎?日日夜夜都想。

她想知道他過的好不好,擔心他和秦千洛進展到哪一步,彷徨他真的徹底拋棄自己。

甚至,午夜夢迴,她想聽他的聲音,想他的溫柔。

此刻他的一句話,勾起她心底深處氾濫的情緒,以及那些日日夜夜的想念。

她黑盈漂亮眼睛望著他,大概兩秒,鼓足勇氣主動親上他的唇。

如他所說,將所有的情緒都展現給他。

屋內,如火如荼。

樓下,寬大的落地窗可看到外麵大雪紛飛,銀裝素裹。

“小墨哥哥,下雪啦!下雪啦!好漂亮的雪!我要叫媽咪跟我們一起堆雪娃娃!”蘭丫丫揮動著小手,想往樓上跑。

薄小墨立即拉住她:“噓,你媽咪和我爹地這麼久冇下來,很有可能是在造真正的娃娃!”

“哇?真的嗎?”丫丫一臉天真好奇,隨即呆萌的說:“小墨哥哥,人和人怎麼造真正的娃娃呢?我們去看看好不好?”

薄小墨小臉兒一頓:“傻小包子,大人和大人造娃娃,不能偷看的,偷看會打斷他們,造不出娃娃。”

“哦,那我還是不要去了。”丫丫一臉失落。

薄小墨連忙拉起她的小手:“乖,哥哥陪你去堆雪娃娃,這次我們堆和上次不一樣的。”

“好耶,好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