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4章

-至於禮物嘛,禮輕情意重,真心祝福你們新婚快樂,百年好合,早生貴子。

那個……我先回去了。”

說完,她燦爛又禮貌一笑,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看著她坦然的小臉兒和直接的動作,毫無一丁點介意或在意,心裡煩躁翻湧:

“對唐時深那麼熱情,對我就這麼冷淡?嗯?”

這是說的什麼話?

蘭溪溪腳步再一次頓住,轉身望著男人冷俊的臉和冷俊的眸:

“他是我男朋友,你是我姐夫,當然不一樣啊。”

小聲音義正言辭,理所當然,‘男朋友’‘姐夫’幾個字,更是形成對比,說的脫口而出。

薄戰夜有種胸悶,快喘不過氣的感覺,他抬手掐住她的下巴,一把拉過來。

低頭,狠狠咬上她的唇。

“啊!疼!”蘭溪溪眼淚都快掉出來了。

薄戰夜鬆開她,那粉唇直接破皮,流血,他視若無睹:

“我上次怎麼警告你的?活該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上次他說‘再叫就不是咬那麼簡單!’

可他們現在本來就要結婚了,她叫姐夫有什麼錯!

真是個可恨又可惡的男人!真想咬回去,咬死他!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偏偏這時,身上手機鈴聲響起。

“溪溪?在哪兒,需不需要我去接你?”是唐時深溫柔的聲音。

蘭溪溪摸摸唇,一陣心虛,隨口道:“不用不用,你把床整理下,我馬上回來。”

床?

薄戰夜想起病房裡有兩張床,一張病人床,一張陪護床,劍眉一擰:

“你和他睡在一起?”

蘭溪溪剛掛斷電話,就聽到莫名其妙的質問,她唇瓣上火辣辣的痛意,冇好氣的瞪向他:

“是啊,男女朋友不睡在一起,睡哪兒?再說,關你毛線!

薄先生,薄九爺,彆再讓我看見你!不然我一定咬回去,咬死你!”

丟下話語,她氣沖沖離開。

薄戰夜高大身姿立於原地,拳心緊握。

睡一起?

即使有丫丫在,不太可能做什麼,但丫丫也有睡著的時候!他不信唐時深什麼都不做!

何況,就算什麼都不做,睡在一張床上,摟摟抱抱少不了!

想到那些畫麵,他就氣的血管都要爆炸。

“該死!”一聲低罵,他直接扯開襯衫,兩顆鈕釦炸開,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莫南西從頭看到尾,智商和三觀掉一地!

他總算明白,讓九爺爆粗口的原因,竟是蘭溪溪!

更炸裂的是:剛剛九爺咬蘭溪溪的唇!

天啊,當他是瞎子吧,什麼都冇看到。

走廊上,還有另外兩個人驚呆!

“李嫂,剛剛在病房裡親吻的人,是嬌嬌,和小九麼?”

李嫂點頭:“是。”

很快又搖頭:“好像又不是。”

高高在上的九爺,在家連手都不肯牽,怎麼可能在病房裡親嘴?

“莫南西,你過來。”雲安嫻招招手,眯著眼睛問:“剛剛小九和嬌嬌怎麼……是我老眼昏花了嗎?”

得,不能裝眼瞎了。

莫南西可不敢亂回答,說錯話,是要死人的。

他小心翼翼道:“老夫人,這不是要結婚了嗎,九爺和夫人……為了重拾熱情,換個方式找新鮮感,對,找新鮮感!”

雲安嫻將信將疑:“是這樣嗎?”

“嗯,當然是啊,情侶間的遊戲。”莫南西笑著回答,刻意說的愛昧。

雲安嫻望著他,下一秒,笑的眉開眼笑:

“太好了!我的孫兒總算開竅了!好好好……讓他們年輕人好好恩愛。”

“是。”莫南西領命,鬆下一口氣,快速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