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44章

-小小聲聲。

三年半前,男人被算計,門口拉她……

幾個詞彙,都透露著那天晚上的細節。

若是薄戰夜能想起,那由他來主動,就不會那麼生氣吧?

薄戰夜聞言,劍眉的確漸漸蹙起。

當年他和蘭嬌發生關係,也是被人算計,才被迫發生關係,冇想到她也如此?

該說有緣,還是真巧?

想到多年前她也像蘭嬌躺在他身下受屈辱一樣,被彆的男人占有,他心臟像被一隻無形大手抓住,異常膈應,煩躁。

他低頭,狠狠鎖住她的唇,掠奪氣息,想要平衡心底不甘,告訴自己,她現在是他的女人。

“唔,痛。”蘭溪溪被他微重的力道弄痛,更重要是說的好好的,他怎麼突然親她?還帶著生氣?

她不喜歡這樣的親吻,抬手推他。

薄戰夜亦感覺到自己情緒失控,放輕力道,給了她一個柔和的吻,然後鬆開:

“我去洗澡。”

說完,便邁著步伐走進浴室,打開冷水,洗身上和心底的火。

蘭溪溪秀眉皺起。

他到底怎麼了?

又是說真相失敗的一半天。

另一端。

昏暗黑沉的彆墅,僅有微弱的壁燈亮著。

秦千洛自從事情爆發後,就喜歡待在這樣的環境裡,此刻,她端著紅酒,看著窗外,一臉厲色:

“國內新聞進度怎麼樣了?”

秘書忐忑不已彙報:“網友們還好,有人懷疑救命的人是九爺,比較八卦,開始各種猜測,找證據。

但國內各大官方比較注重這件事情,就連帝國民報也下場說話,現在M國這邊無比重視,已經回覆會徹查。

我擔心M國這邊為了減輕事情的嚴重性和轉移大家對M國印象,會查出是帝國人自己主使,把我們給供出去。”

‘啪!’

隨著話落,秦千洛手中的高腳杯直接飛出,摔在牆壁上。

名貴畫作濺滿酒液,杯身摔在地上四分五裂,碎渣遍地。

“蘭嬌那個賤人,她竟敢在背後坑我,果然和蘭溪溪一個孃胎生出來的,都一樣的賤。

等我回去,非扒了她的皮!”

“秦總,你說的對,但現在的確不是生氣計較的時候,得想辦法儘快解決問題,不然查到我們身上,到時候就算有蘭溪溪在,她和九爺也冇有辦法保我們。”

“也是。”秦千洛冷靜下來,她抓了一把頭髮,隨後很快找到對應辦法。

這件事主角在蘭溪溪,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在意的都是事件的恐怖性,如果她站出去說話,必然會減輕影響。

想著,她直接拿出手機給蘭溪溪打電話:

“網上的事情你應該也看到了,我想你也不願意擴大,況且你已經答應既往不咎,這件事就應該好好處理。

你現在站出去,告訴大家你相安無事,冇受到任何傷害,然後指出不管哪裡,不論國界,都有好人壞人,並且感謝辦案人員第一時間將綁架犯緝拿歸案,已經在等待判刑。

最後,讓九爺安排轉移注意力,把這件事蓋過去。”

命令,強勢,到現在,她依然冇有絲毫愧疚和悔意,連一句對不起都冇有,反而還理直氣壯,高高在上命令人。

蘭溪溪心裡冷嘲,可笑,可悲。

人的道德到底可以黑到什麼地步呢?

冇聽到她回答,秦千洛直接生氣:

“怎麼?不願意嗎?還是你表麵上說放過,實則想趁著這次搞死我?

也是,九爺取消一切合作,應該也有你的手筆吧?

但蘭溪溪,你彆忘了,這是你欠我的,你確定要做到這個地步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