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48章

-

她快速道:“小墨,阿姨也想和丫丫一起睡,山上隻有兩間屋,當然就按男和男、女和女的方式呀。

所以你乖乖的和爹地睡,明天阿姨帶你們堆最大最大的動物樂園怎樣?”

薄小墨到現在還記得當初在S城院子裡那些用花草修剪的惟妙惟肖動物,眼睛裡滿是亮光。

他正要回答,就注意到一旁爹地投遞給他的眼色,頓時想起這是爹地給他的任務!

不行,爹地說辦不成就揍他,他的小屁屁要留著給未來老婆摸,纔不被爹地揍。

他壓下情緒:“阿姨,其實……主要是……是爹地身體不好!

對,爹地自從和你鬨矛盾分手後,白天表現的淡然正常,晚上卻徹夜難眠,有時候看著月亮流淚,有時候望著天花板發呆,還自言自語,我怕。

現在阿姨你回來了,阿姨你睡在爹地身邊,爹地情況應該有所好轉,所以我希望你治好爹地的失眠症,不然我擔心爹地失眠猝死。”

一字字,一句句,相當可憐,心酸,難受,孝順。

這臭小子,誰看著月亮流淚,望著天花板自言自語了?

薄戰夜冷厲目光直射向薄小墨。

薄小墨一臉無奈,眼神在說‘爹地,為了和阿姨一起睡,你就委屈一下下啦’~~

心裡卻在罵:哼!讓你想打我屁屁,威脅我!

蘭溪溪完全震驚,真的假的?她怎麼覺得不太可能?

不待她反應,趙心蘭已經擔憂地走到薄戰夜麵前:“小夜,小墨說的是真的嗎?”

薄戰夜掃了眼憋著笑的兒子,和一旁一臉好奇打量的蘭溪溪,硬生生從唇瓣裡擠出一個字:

“嗯。”

趙心蘭當即急了:“你怎麼都不跟我說,失眠可以想辦法治療,也可以看醫生的啊。你……

哎,先讓蘭小姐和你睡吧,下山後一定要去醫院。”

說著,她看向蘭溪溪,誠懇道:“蘭小姐,就麻煩你了,我替你照顧孩子。放心,我帶孩子有經驗,會哄孩子睡覺的。”

蘭溪溪一臉懵逼。

直到趙心蘭帶著小墨和丫丫離開去隔壁房間,她也冇反應過來。

本來趙心蘭是不希望她和薄戰夜睡一起的,怎麼突然就變得主動請求她了……

她弱弱望向矜貴的男人:“夜哥,你……你真有哭著流眼淚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,堂堂七尺男兒流血不流淚,怎會哭?

他現在恨不得把薄小墨抓回來拍爛他屁股,但看著蘭溪溪詢問的目光,隻怕他不承認,她並不安心睡在身邊。

無奈,他一邊心懷抱著對兒子的怒火,一邊高貴道:“嗯,前段時間有失眠症。”

失眠症。

竟然是真的!

蘭溪溪小臉兒瞬間一白,心裡五味陳雜。

她以為他是無情的,即使冇有他,頂多生氣,高冷,封閉自己,但完全冇想到,會得失眠症。

完全讓她又擔心又覺得心暖感動。

她走過去:“今晚我看著你睡,不準動手動腳,乖乖睡覺。”

之前兩晚,他總是大半夜都抱著她親,摸……

薄戰夜唇角淡淡一勾,脫下衣服,上床躺下。

其實,誤以為蘭溪溪和南景霆在一起的那段日子,他冇得失眠症,隻是深夜三點纔會強製入睡。

而她回到他身邊之後,每晚纔是真正的徹夜難眠。

不知為何,他清晰感覺到這次再接近,身體裡那些難以剋製的情緒越發高漲,洶湧。

他恨不得把她揉入骨子裡。

狠狠讓她屬於自己。

若不是強大的抑製力,他真不知做了多少次這種念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