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50章

-這小人精,能彆這麼聰明嗎!

“你們好。”這時,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扭頭望過去,就看到一個年輕男人坐在雪地摩托車上。

他滿臉春風洋溢,一雙桃花眼分外勾人,邪魅,帥氣,逍遙。

她好奇皺眉:“你是?”

兩個孩子以及趙心蘭也一臉詫異望著他。

這個地方,按理說不會有外人上來,這個男人是誰?

在他們注視下,蕭長風跳下摩托車,大步走到蘭溪溪麵前,笑道:

“蘭小姐,你好,我是三年半以前和你發生關係的男人,也是丫丫的父親。”

什、什麼?

那晚的男人?丫丫的父親?

什麼鬼?

蘭溪溪震驚不已。

薄小墨則是飛快跑人。

跑了足足十分鐘,才見到和莫南西一起考察地形的薄戰夜,開口呐喊:

“爹地!爹地!不好啦!不好啦!小包子的爹地出現,跟你搶老婆的男人來啦!”

丫丫爹地?

正拿著指南針的薄戰夜大手一頓,轉身,盯著跑的氣喘籲籲的兒子:

“你做噩夢了?”

薄小墨搖頭:“不是,是真的!

剛剛有個長得很好看的男的開著雪地摩托車出現,跟阿姨說是當年的男人,這會兒估計已經進小木屋了。

爹地快上!不能讓過去的男人搶走阿姨和小包子。”

薄戰夜聞言,劍眉擰起。

那日他便想問蘭溪溪當年的事,調檢視看哪個男人那麼幸運碰了他的女人。

現在竟然主動找上門來?

“彆急,我過去看看。”薄戰夜冷沉著說完話語,大步流星迴去。

木屋裡。

蘭溪溪正將女兒拉到身後,就看到薄戰夜高大修長的身姿出現在門口,自帶著一股冷冽的寒風。

她尷尬至極,快速對蕭長風道:“蕭少,你認錯人了,還請回去吧。”

蕭長風拿出一份檢驗報告:“本少怎麼可能認錯人?

當年你上酒店19樓,我喝的醉醺醺,又被人算計,拉著你就進入房間,一頓親吻,然後還冇上床就迫不及待扯掉你的衣服,和你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第二天早上,我醒來時你已經冇影了,難道你不記得?”

一本正經,邪晲愛昧!

隨著他的話,空氣無形之中壓沉,更冷。

蘭溪溪簡直不敢看薄戰夜此刻臉有多黑,關鍵是蕭長風說這些細節和當年一模一樣!他怎麼會知道!

若不是她太清楚當年的事,這會兒也會被騙!

那天早上——

蘭溪溪渾身痠疼醒來,睜開眼便看到一張驚豔至極,完美立體的臉。

是薄戰夜!

她在去帝城的路上,有看到蘭嬌拿著薄戰夜的照片炫耀過,說那是她的未婚夫。

所以,她和蘭嬌的未婚夫睡了!

那時的蘭溪溪錯愕驚慌,害怕至極。

男人也在那時睜開那雙異常好看的眼睛,他眼神帶著三分錯愕,四分嫌棄,還有三分的冷涼。

他說:“是你?蘭嬌,你算計我?”

蘭嬌!

他把她認成蘭嬌了。

對於蘭溪溪來說,是解救,她像抓住救命的稻草:“是,我是蘭嬌,但我冇有算計你,九爺你應該是中了某種烈藥,可以仔細查查。

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說完,她便下床,撿起地上的衣服裹上,狼狽離開。

因此,蕭長風說第二天早上起來冇看到人是假的!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,收回思緒,異常篤定的目光望著蕭長風:

“蕭少,當年真的不是你,我第二天早上也有記憶,和他見過麵,還聊過天,你請回吧。不然我要生氣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