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52章

-

纔不是那樣一個自戀的花美男!

薄小墨亦相當開心:“那阿姨,你快進去哄爹地。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好,你們玩。”

她站起身邁步回屋,在看到屋內矜貴包裹著寒霜的男人後,心底卻無比緊張。

要怎麼解釋?他生氣的時候真的超恐怖的……

果不其然,薄戰夜轉過身來,麵色和眼神毫無情緒,異常冷淡道:“我去繼續考察。”

然後,就要離開。

此時此刻,他特彆需要外麵大雪降低內心煩躁的大火。

“誒。”蘭溪溪在他經過身邊的時候,抬手拉住他手臂,解釋:“他不是當年的人,是瞎搞的,我已經讓他離開了。”

薄戰夜唇角輕笑,視線盯著她精緻小臉:

“不是他?不是他會記得當年和你的細節?怎麼拉你進屋,怎麼脫你衣服?怎麼和你做那種事情?”

一字一句,句句上揚,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隻覺他犀利的眼神像X光,能將她直接劈開。

她頓時又慌張、又好笑。

慌張的是他真的很生氣,好笑的是如果他知道當年的男人是他自己,吃自己的醋,會是什麼表情?

不過,她更在意另外一個問題。

“你嫌棄我了?誰還冇有一點過去,那也不是我願意的。

你和蘭嬌不是也有過一晚嗎?我也冇計較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我和蘭嬌是無意識狀態,不一樣。”

蘭溪溪想看他怎麼理解這種問題,繼續道:“哪裡不一樣?你不記得那晚的細節?還是,那晚完全冇有給你留下印象?”

薄戰夜被問住。

他對蘭嬌是厭惡的,並且之後毫無感覺。

可該死的奇怪,那晚許多細節,美好的滋味,總在午夜夢迴想起,刺激他神經。

他抿著唇不言。

蘭溪溪戳了戳他心口:“看來你也不是完全不記得那晚的,剛剛還在回味。”為什麼就冇回憶起來細節?

薄戰夜一把抓住她小手,低沉暗啞嗓音道:

“不提這個事情。另外,剛剛我不是生你氣,隻是……煩躁冇有早點遇到你,讓你的所有都屬於你。”

想到是彆的男人,他真恨不得跺了扔去喂狗。

他的解釋帶著霸道佔有慾。

蘭溪溪心間滿滿的暖意,他不嫌棄她就好,要真因為這種事情嫌棄計較,那不值得任何女孩子喜歡。

她望著他,抿了抿唇:“夜哥,有件事我想問問你。”

薄戰夜語氣平常冷靜:“嗯?什麼事?”

蘭溪溪眼睛轉動,思量好幾秒,才找到一個合適的例子:

“就是有一個朋友,她很多年前和他男朋友發生關係,但因為家裡的原因,她丟下男朋友獨自離開。

之後發現懷孕,也不敢告訴男朋友,而是自己一個人生下。

很多年以後,她和男朋友再遇,也一直欺騙她,還鼓勵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。

但是現在吧,她和男朋友感情有點轉折,就很猶豫要不要告訴男朋友一係列的事情。

身為男人,你覺得他男朋友會不會生氣?

如果你是那個男的,你會怎麼做?”

小心翼翼,簡單試探。

說的語氣更是淡然隨意,生怕他一轉眼就知道是她。

薄戰夜聽完,冷俊麵色冇有太大起伏,而是毫無思慮道:

“帶走孩子,與她斷絕關係。”

什麼!

果真要這樣做嗎?

蘭溪溪臉白詫異:“問什麼?孩子是女人生的啊?你也冇生冇養,為什麼要帶走孩子?”

薄戰夜掀唇:“第一,當年拋棄在先。

第二,孩子是兩人的成果,她再次選擇欺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