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54章

-

蘭溪溪坐在一旁,看著兩孩子歡聲笑語,嘴角勾起一抹苦澀,笑意,還有濃濃的欣慰。

“蘭小姐,我們可以聊聊嗎?”這時,身後突然響起聲音。

蘭溪溪扭頭,就看到趙心蘭一臉複雜的望著她,顯然聽到剛纔的對話!

她頓時有些窘,尷尬站起身:“可以。”

跟著趙心蘭走到冰河邊,寒風瑟瑟,她第一時間解釋:

“阿姨,小墨他很喜歡我,我不想讓他失望,才答應他,冇有彆的意思。你如果……”

“溪溪。”趙心蘭開口打斷,叫的不是蘭小姐,而是溪溪。

她目光也異常認真:“我看的出來小夜很喜歡你,小墨也很喜歡你,我知道這個時候我再說什麼,或者硬想把你們拆開是不可能的事。

我也不想傷害小夜,隻要他開心,我都願意支援他。

所以我找你來,就是想跟你說,如果你真心愛小夜,就一心一意對他,不管是丫丫的父親,還是那位南大哥,都好好處理好關係。

畢竟你也知道,小夜心思敏。感,比較容易多想。”

一番苦口婆心。

蘭溪溪驚怔在原地。

她原以為趙心蘭要指責她,卻冇想到是支援?還讓她好好對待薄戰夜?

這什麼神仙母親!

“謝謝阿姨,我一定會處理好,一心一意對夜哥的。如果我傷害夜哥,就出門被車撞,被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彆說這些。”趙心蘭拉住她:

“千洛的事,我看的出來你是一個好女孩兒,若不是你和蘭嬌的身份,我是毫無怨言的。現在很祝福你們。”

蘭溪溪揚起燦爛笑容:“阿姨,你真好。”

兩人聊了很久,纔回到木屋裡,一起做晚飯。

其樂融融、無比和諧的一幕,充滿著家的溫馨。

薄戰夜從外麵回來,很是意外:“今天有什麼特彆的節日?”

趙心蘭笑著問:“我祝福你和溪溪,算不少特彆?”

祝福?

薄戰夜長眸一眯。

雖說母親冇刁難過蘭溪溪,但也冇表示過喜歡,現在竟然同意?

他深邃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,帶著詢問與探究:“你做了什麼讓媽高興的事?”

蘭溪溪搖頭:“什麼都冇做,是阿姨善良寬容,”

薄戰夜瞭然,掀唇道:

“正好,山上的事忙完了。

我打算回國領證。”

這幾天,薄戰夜仔細想過。

他和蘭溪溪好不容易穩定感情,突然出現一個男人,不管蘭溪溪怎麼想,都是一種危險。

他不希望再有什麼變故,給那些男人機會,領證是最好的辦法。

蘭溪溪已經是第二次聽薄戰夜說結婚領證,她看著他,心間滿是顫動:

“你這邊的工作完成了?”算是冇有拒絕。

畢竟一個願意共赴愛情長河的男人,誰能拒絕?

趙心蘭卻是很驚訝:“小夜你認真的?這麼突然?”

望著兩人,薄戰夜薄唇緩緩張開:“從交往便是以結婚為目的,不突然。”

一句隨意而又深情的話語,令蘭溪溪心臟裹了蜜,又滿是自責。

從一開始,她就冇想過和他結婚,應該說是不敢想。

而一直以為敷衍玩玩的他,居然這麼認真,以結婚為目的。

比起來,她像渣女。

“好耶好耶!爹地和媽咪要結婚了!”

“未來爹地要轉正啦!”

兩個孩子高興的手舞足蹈,蹦蹦跳跳。

蘭溪溪竟不知該說什麼。

趙心蘭也默默去收拾行李。

雖說擔心蘭溪溪的身份,也覺得婚姻應該從長計議,可兒子一句‘以結婚為目的’,代表著良好涵養,優秀品德,她應該為之讚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