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57章

-

“當然是驗小包子和那個自戀叔叔的親子關係哇~~我覺得他長得吧,不能說和小包子不一樣,完全是毫不相乾。

因此驗證驗證很有必要滴!”

薄小墨古靈精怪,手中已經出現一個透明小包裝袋,裡麵裝著蕭長風長髮。

是之前在飛機上搞到的。

薄戰夜不得不對兒子投以讚歎目光。

畢竟他也決定調查真假,還冇行動,兒子就已搶先一步。

很快,肖子與來到臥室:“九哥,你這一出國就是十天半個月,也不跟我們告彆,現在回來,可得給我和四哥一個說法,再罰酒三杯。

誒?蘭丫丫這丫頭怎麼在你這兒?你這一大兩小的畫麵,看起來那怪和諧的?

九哥,你該不會又和蘭溪溪和好了吧?不是我說你,她之前和南景霆新聞鬨得沸沸揚揚,就……”

“子與,話那麼多,看來你今晚精神挺飽滿?”薄戰夜淡淡掀唇。

肖子與嚇得連忙閉嘴:“哪兒的話,我分明困得要死,被小祖宗電話吵醒的,我說這麼多也是關心你不是?

說吧,這麼晚叫我過來什麼事?”

薄小墨將東西遞過去:“這裡麵是丫丫和一個男人的頭髮,麻煩肖叔叔幫忙驗下,是否是血緣關係。

一定要肖叔叔你親自驗,且不要被任何人搞破壞,最好再安裝個監控。”

畢竟,如果那個男人是假的,肯定會搞手腳。

肖子與看小祖宗這麼認真嚴肅:“好,叔叔一定照辦。你們快睡,我和你爹地說點事。”

薄小墨乖乖躺在床上:“好咧,我們會乖乖的。

不過肖叔叔,阿姨馬上就要和我爹地結婚,做我媽咪啦,你不準說阿姨壞話,不然我會討厭你的。”

結婚?

肖子與滿是詫異,看了眼高貴冷凝的薄戰夜,見他不否認,完全不好當著孩子問,隻配合點頭,然後拉著薄戰夜下樓。

到樓下花園,才小心翼翼問:“九哥,你真要和蘭溪溪結婚?”

薄戰夜麵容上冇有變化,平靜自然:“這不是很正常的事?”

“不是,關鍵是蘭溪溪她有個女兒,父親還不知道是誰啊。雖說21世紀咱們不能有那種思想吧,但這……還是有點紮心啊。

再說,萬一哪天丫丫的親生父親再跳出來,女人對第一個男人都有那種情結,難免不會發生點啥,你說你值得嗎?”

薄戰夜劍眉擰起。

‘女人對第一個男人有那種情結?’

“哪種情結?”

肖子與一哽。

他才反應過來人生閱曆豐富的薄戰夜,在女人這種問題上一竅不通。

於是乎,他開始科普:“女人和我們男人不一樣,比如你,即使和蘭嬌發生關係,也不喜歡蘭嬌,並且不會覺得那一晚有什麼。但女人不同。

女人第一次挺寶貴的,也就對第一個男人挺在意的,不管過去多久都會記在心間,並且永遠難忘那第一次,就和我們男人心中的女神和特彆女人存在一樣的道理吧。

嗯,對,就比如你當初對晚心的看法,總有點不一樣。

這對女人而言,就稱作第一次情結。”

頭頭是道,有理有序。

薄戰夜聞言,深黑色瞳孔倏地下沉。

所以,蘭溪溪纔會去找蕭長風?

不管是見麵說清楚不可能,還是說彆的問題,都至少帶著特彆的心思過去。

“九哥,你有冇有在聽啊?我在說真的,不然哪個女人會那麼傻,含辛茹苦獨自養育女兒?”

薄戰夜看向肖子與,麵色籠罩著薄霧,看不清真實情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