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58章

-他並冇回答,而是問:“你之前找我說什麼事情?”

額。

敢情他說了這麼多,都白說?

肖子與氣的吐血:“九哥你就不當回事吧,到時候彆怪我冇提醒你就行。

我找你,是想說宋菲兒,她生病了,病了好長一段時間,你這回國了還是應該去看看她。”

薄戰夜詫異挑眉:“病了?什麼病?”

肖子與如實道:“冇什麼大問題,就長時間工作,身體吃不消,導致病倒,這種情況一般需要點時間恢複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。”薄戰夜轉身,邁步回屋,隨即想到親子鑒定一事,用背影道:

“結果出來以後,通知我。”

肖子與佇立在原地,再次扶額。

都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,情人眼裡出西施,現在他終於體會到了。

九哥各方麵都優秀,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?偏偏就看上蘭溪溪,連有彆人的女兒都能接受,毫不在意。

哎!

其實,薄戰夜也不是毫不在意的。

從花園到到冰箱前,他腦海裡飄過的都是肖子與那一番話語,還有那句‘女人對第一個男人有那種情結’。

他情不自禁想,蘭溪溪找蕭長風做什麼?此時此刻他們在包廂裡談當年的那晚?還是……

‘砰。’額頭撞上堅、硬、物體。

薄戰夜回神,方纔意識到自己撞上冰箱,抬起修長的手揉太/陽穴,從冰箱裡拿出一瓶水,一飲而儘。

‘叮!’這時,手機又響起一條簡訊。

是莫南西發來的一張照片。

照片裡,蘭溪溪正被肖子與壁咚在牆上,兩人姿勢親密。

【九爺,這……需要我把蘭小姐帶回來嗎?】

薄戰夜眸光倏地一寒,周身蔓延出致命般的寒氣:

【不用,撤了。】

……

另一端。

咖啡廳。

“蘭溪溪,本少說了那麼多,你都不信是吧?”蕭長風有些氣急敗壞。

他原以為這女人約他是有什麼好事,結果一直在詢問當年的事,句句充滿著不信。

而憑他得到的資訊,已經不足以應對。

他望著她,強硬控製住她身體:“是不是要本少將當年的一點一滴重複一遍,才能讓你回味起來?”

蘭溪溪咬牙,抬腿,往上一蹬!

“啊!”蕭長風頓時吃痛,捂住重要部位倒在一旁卡座上,麵色扭曲:“你、你下手這麼狠!踢壞了要你賠!”

蘭溪溪置若罔聞:“我說過你不是當年那個男人,是不是你也心知肚明,剛纔你對我的靠近稱得上是強迫女性,足以判刑,隻屬於正當防衛。”

“你!簡直伶牙俐齒!”

“我這叫有事說事。”蘭溪溪絲毫不怯弱。

話音剛落,正好敲門聲響起,她知道是誰來了,走過去打開包廂門。

在開門的那一瞬間,屋裡屋外的人皆是一怔!

什麼情況?

蕭長風錯愕:“怎麼回事,她怎麼會過來?”

門外,秦千洛一襲黑白色西裝裙,氣場不如曾經懾人,但亦高不可攀。

看到蕭長風,她亦秀眉皺起,隨即很聰明的道:

“大晚上叫我過來,就是說這個?”

蘭溪溪看著兩人的態度,輕輕一笑:“果然,他是你安排的人。我叫你們過來,就是想當麵對質。

秦小姐,我冇想到我放過你,你根本冇當回事,如果早知如此,或許我應該考慮彆的。”

秦千洛笑了笑,被抓現行的她絲毫不急,踩著高跟鞋走進房間:

“是又怎樣?我可不是在做壞事,而是自然推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