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59章

-“什麼意思?”蘭溪溪不懂。

秦千洛關上包廂門,坐到位置上後,一本正經的道:

“你和彆的男人有女兒是事實,本來我想好心替你查出孩子親爹,讓你們一家團圓,可惜冇有線索。

現在找個人來,無非是想告訴你,丫丫還有一個父親,即使現在不出現,以後也會出現,做法也會和蕭長風一樣。

我幫你看清現實,也讓九爺明白,你不值得他喜歡罷了。

不然,你該不會真以為一個有彆的男人女兒、被糟蹋過的你,配得上九爺吧?

蘭溪溪,你說你到底有什麼臉和勇氣站在九爺身邊呢?”

字字犀利,諷刺,爭鋒相對。

蘭溪溪怒了。

且不說她當年遇到的是薄戰夜,就算是彆的男人,那也是意外,憑什麼就是糟蹋,不能再愛?配不上彆的男人?

男人說出這種話就算了,她一個女人,為什麼還要這樣貶低女性?

她可笑問:“所以,你覺得安排一個假父親,就能徹底破壞我和九爺嗎?”

秦千洛挑眉:“是真是假誰知道呢?反正你也不知道丫丫父親是誰,你你能斷定就不是蕭長風嗎?”

嗬。

不到黃河心不死,不見棺材不掉淚。

蘭溪溪忽而一笑,異常冷靜可笑的目光望著秦千洛:“那你知道,我清清楚楚知道當年的人嗎?

並且,不是彆人,正是九爺。”

什麼!

九爺?

“怎麼可能?你在說什麼胡話?”秦千洛急的手中包包都掉落在地上,一臉不信。

蘭溪溪就是要摧殘她最後的奢望,畢竟她好不容易纔和薄戰夜和好,不可能再給她破壞的機會。

她一步步走向秦千洛,一字一句道:

“當年我來帝城見父母,卻意外走錯房間,恰好九爺被人算計,拉我進房間發生關係。

第二天早上,九爺看到我,因為那時不知道我的存在,自然而然以為我是蘭嬌,我不敢說出真相,也很害怕,將計就計跑人,離開。

我擔心事情敗露,隻好找蘭嬌,告訴她這件事情,讓她不要說漏嘴,但讓我們都冇想到的是,我懷孕了!

這對才過完18歲生日的我來說晴天霹靂,不知如何處理,蘭嬌卻建議我生下孩子,隻要我生下孩子給她,她不僅讓孩子享受榮華富貴,還替我醫治奶奶。

在那種情況下,我不得不答應,秘密在偏僻的小暗室養胎,由於不敢產檢,也不知道懷的是雙胞胎。

生產當天,蘭嬌抱著小墨離開,我在被推出去的路上才發現還有丫丫。之後,我生下丫丫,獨自在S城三年。

這就是為何蘭嬌一直對付我,不希望我出現在帝城的原因,也是她害我奶奶的根本原因。

包括,你調查不到當年情況,也是因為她。

我想以你的聰明,應該知道我不是在說謊,或者,你要拿丫丫和九爺的親子鑒定,也很容易。”

一段長長的話語,將當年事情經過全說出來。

秦千洛每聽一個字,瞳孔就睜大一分。

當年的男人,竟然是九爺?

蘭溪溪和九爺,居然早在那麼早,就發生過那麼巧合有緣分的事情!

丫丫也是九爺的孩子!

不!不可能!怎麼可能!

“你是騙我的!你就是故意想打擊我對不對?”秦千洛發瘋般抓住蘭溪溪的雙手臂。

蘭溪溪一點也不慌亂,十分冷靜:

“騙你冇有意思,我告訴你這些,隻是希望你不要再做任何無意義的事情!

丫丫的爹地是九爺,我也隻有九爺一個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