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6章

-“我靠!真的猜對了!真是蘭溪溪!”肖子與震驚的掉了下巴。

盛琛蹙眉:“蘭溪溪是誰?”

肖子與:“蘭嬌的雙胞胎妹妹。

最開始幾次意外接近九哥,我們都以為她彆有所圖,心機深沉,但小祖宗喜歡她,不得不將她留下。

後來,九哥才發現她隻喜歡小祖宗,為救小祖宗連命都不要,壓根不在意九哥,甚至還跟唐時深交往在一起。

回帝城前,小祖宗抖機靈,讓九哥和女人意外睡了一晚,結果你知道怎麼了嘛?”

盛琛:“怎麼?威脅九?想要錢?”

“不是不是!她拍了九哥一巴掌,還讓九哥保守秘密,你是冇看到,當時九哥臉上那巴掌印多明顯。”

肖子與現在想起來,還覺得好笑。

盛琛亦是意外,還有看不上九,不死纏爛打的女人?

不過……

“唐時深的確優秀,我看過他的新聞,是女人喜歡的那類。”

言下之意,薄戰夜就不是,輸給唐時深了?

薄戰夜冷冷抬起眼皮:“是兄弟?”

“嗯,看你挫敗的樣子,我心情好了點。”

這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之上?

薄戰夜冷笑:“也總比某些人愛上前妻,拋不下麵子好。我看某些人,隻能看著前妻和彆的男人結婚生子,活活氣死。”

盛琛一聽及前妻,想起那日宴會上她挽著小鮮肉從他麵前走過的清醒,心裡一陣惱怒:

“薄戰夜!你又好到哪兒去?

我看你,也隻能娶蘭嬌,看著蘭溪溪和唐時深交往,煩躁不爽。然後,聽她叫你姐夫,心裡很不是滋味吧?”

冷嘲的話語,簡直一刀見血。

薄戰夜:“……盛琛!”

兩個大男人,最冷最酷的男人,在這一刻都觸及到不想提的事,劍拔弩張。

如同緊繃的弦,隨時會斷掉!

空氣,無比壓沉。

肖子與???

一臉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:“不是,好端端的,怎麼就吵起來了?

依我看,四哥,你既然喜歡前妻,就追啊,反正我一直覺得江嫣然挺好的,冇有比她更愛你的女人。”

盛琛放下寒氣,指骨分明的手端起酒杯一飲而儘。

是啊,江嫣然愛他愛到骨子裡,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個她了!

可惜:

“我把她弄丟了,是我親手毀了她,將她推開,離開時她對我說,愛我是她這輩子做過最愚蠢的事情,已經不會再愛了。”

肖子與:“......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們是知道的,當初江嫣然愛盛琛,連命都可以不要,每次他們送盛琛回去,不管盛琛多狼狽,多冷厲,那女人都任勞任怨,永遠揚著最幸福的笑。

全帝城的人,聽及江嫣然,都會自然而然想起:她愛盛琛。

最後卻落得那樣的下場。

但,他們都知道盛琛的苦。

“既然後悔了,就追吧,還有機會。二十四年的愛情,五年的婚姻,不可能說不愛就不愛。”

“對啊,九哥說的對!四哥你捨不得,就該給彼此一個機會,不試試看,誰知道結果?

彆想了!試試看,就算不成功也不給未來留遺憾!”

盛琛眯眸。

他恍然想起,那女人從兩歲就跟在他身邊,愛了他整整25年,其中結婚,也有5年。

追她?她會回到他身邊嗎?

解決好盛琛的事後,肖子與看向薄戰夜:

“九哥你打算怎麼辦?你和九嫂都要結婚了,而且九嫂當初救了你,還生下小墨,你該不會有彆的想法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