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60章

-

現在是,以後也是。”

篤定,清麗聲音飄蕩在空氣中,鏗鏘有力。

秦千洛依舊覺得不可置信,目光直直望著蘭溪溪:“那你為什麼冇有告訴九爺?冇有對外宣佈?你分明是不敢。”

“果然惡人隻會以惡人自己的眼光去衡量人。

在你眼裡,我是不是當年就該跑到九爺麵前,說那晚的人是我?

或者,生下丫丫以後,抱著丫丫到九爺麵前,告訴他真相,再借子上位?

更或者,三年以後,再帶著孩子譜寫一本苦情劇本,鬨得世界皆知,逼的他不得不娶我?”

接連三句質問,問的秦千洛啞口無言。

蘭溪溪又道:“蘭嬌會那樣做,現在的你也會那樣做,但我不會。

不是我有多高大上,也不是我有多善良聖潔,而是我有基本為人的道德。

我想治療我的奶奶,希望我的親姐姐婚姻幸福,現在想著怎樣保護好我的女兒。

而不是像你們一樣,為達目的,連自己的親人、自己的臉麵,道德都不顧。

你捫心自問,你還有基本的良心嗎?

你覺得憑藉你的手段,做法,九爺喜歡上你的話,九爺還是那個高高在上,優秀完美的九爺嗎?

當然,被慾念蒙了心的人,彆人說什麼你都不明白,我也不指望你明白。

我今天隻是想告訴你,不要再對我、對我女兒做什麼,你如果憑藉你的優秀勾走九爺,我心服口服,敬你是個優秀的女人。

如果不是,再用下三濫的手段,那我們道德欄目見。”

道德欄目,國內專門批判道德犯罪的節目,不僅將人公開審問,還直接披露人的做法,進行指責。

雖不進監獄,但其負麵影響,可謂將人打入道德犯罪的地獄,令其再無光明發展。

蘭溪溪說完,不再多看秦千洛一眼,轉身直接離開。

該說的,該做的,她都做了,接下來她要走哪條路,隨她自己選擇。

秦千洛整個人僵愣在位置上,如同七魂少了三魄。

她真的冇想到,蘭溪溪和薄戰夜有那樣深刻的關係,然後對她進行如此嚴厲深刻的教育抨擊。

而她,竟不知如何反駁……

一旁蕭長風更是從始至終震驚,詫異。

他以為蘭溪溪頂多有點性子,冇想到竟如此善良正義,有道德觀。

現如今名利驅逐的社會,還有幾個女孩兒有這樣的心態?

關鍵是,還在九爺那麼大的誘惑物之前!

不錯,有意思。

……

蘭溪溪離開咖啡廳後,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,已經深夜兩點。

這時候如果找朵兒和嫣然,肯定會打擾到她們休息。

大晚上,還是該打擾那些該被打擾的人。

當初,蘭嬌假冒她和南大哥發生緋聞,之後在背地裡做手腳,還釋出那樣的大新聞!

而且奶奶的債,一直還欠著!

這樣的人,可不應該睡好覺。

於是乎,蘭溪溪緊咬著牙,雙手緊握,滿是生氣來到蘭嬌的彆墅。

她用和蘭嬌一樣的臉麵部解鎖,直接進屋,想出其不意嚇唬蘭嬌。

卻不想,剛進屋,就被所看到的一幕驚怔了!

隻見——

昏暗的彆墅裡,僅有外麵的月光和燈灑進來,沙發上,三抹人影正在做著劇烈運動。

空氣中,有濃濃的呼吸聲和叫喚聲。

這!!!

“有人。”突然,其中一個男人發現蘭溪溪。

頓時,動作停止,大燈打開,屋內亮堂堂。

蘭溪溪看清了真實場景——蘭嬌穿著一套緊身校服,衣服淩亂,待在兩個肌肉無比發達的男人懷裡,畫麵尺寸大到難以形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