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61章

-而蘭嬌,也看到了客廳裡站著的蘭溪溪,花容失色: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是啊,她怎麼會在這裡?看到這麼辣眼睛的一幕?

蘭溪溪撓了撓頭,隨即整理好情緒,見怪不怪說道:

“從M國回來,想來給你一點教育,冇想到看到這麼刺激的一幕,看來,你真的挺有能力,一次一次讓我超乎想象。”

蘭嬌臉白。

她做這樣的事特意讓米樂宜安排好,不會有人發現,哪兒想到蘭溪溪會撞上來!

不用想,也是用那張臉解鎖進的屋。

不過既然已經發現,又有什麼好慌張的?

她整理好衣服,站起身走向蘭溪溪:“我做我的事,冇礙著妹妹你吧?而且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!”

什麼?

這種事還能拜她所賜?

蘭溪溪詫異生氣。

蘭嬌卻是直接道:“誰知道你當年給九爺吃了什麼藥,九爺從不碰我。嫁給薄西朗後,薄西朗也被你勾了魂,不願再和我發生關係。

我是正常女人,有需求,我現在一冇搶,二冇賣,花自己的錢,買自己需要的男人,有什麼錯?”

蘭溪溪三觀炸裂:“彆什麼事都賴我身上,為你自己的厚顏無恥找藉口。

另外,你的確一冇搶,二冇賣,但你偷了。

你現在還是薄西朗的妻子,就屬於偷人,婚內出軌,你是有什麼勇氣這麼理直氣壯說出這些話?

我看,你應該上道德欄目,好好接受評判。”

蘭嬌臉色一急:“你想舉發我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蘭溪溪一臉清淡望著她,一字一句道:

“你和秦千洛合謀,冒充我破壞我和九爺的關係,不出我所料,你還在背地裡為秦千洛出謀劃策,想置我於死地。

之後不顧及丫丫名聲和影響,將新聞爆料出去,表麵是幫我,實則是為你自己脫罪。

你以為那樣我就不會找你麻煩,責怪你。

但是蘭嬌,你彆忘了,我們之間還欠著一條命,不是你道歉或簡單彌補就能挽回的。

現在無法用法律的武器製裁你,讓你被道德批判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說完,她轉身直接走人。

蘭嬌急了。

若讓蘭溪溪就這樣走出去,她所有的一切都完了!

“不許走!”她上前一把拉住她手腕,同時給兩個男人使眼色。

兩人立即上前擋住蘭溪溪。

僅穿著一條底黑褲的他們,身材魁梧,肌肉無比發達。

往眼前一站,便形成一道壯觀的身牆,滿是油膩!

蘭溪溪最討厭肌肉過渡猛男,隻有蘭嬌這種心理有病的人,纔看得下去!

她看的隻想吐:

“蘭嬌,我勸你放開我!”

蘭嬌一笑,雙手搭在蘭溪溪的肩膀上,語氣溫柔:

“妹妹,其實這種感覺很刺激的。

我免費請你,帶著你一起飄飄欲死,你不說我,我也不說你,更不會告訴九爺。

我們一起吧?”

隨著她的話,兩個男人直接上前,一人拉著蘭溪溪,一人低頭,在蘭溪溪脖子上親咬。

這兩姐妹,一個放、浪,一個清純,可是相當誘惑!

蘭溪溪被這樣的情況噁心道,看蘭嬌的眼神更是充滿厭惡,拚命掙紮:

“蘭嬌,你有病!而且病得不輕!

你馬上讓他們放過我!你要是敢碰我一根頭髮,我絕對親手殺了你!”

“喲,那你不是就成殺人犯了?也算是同歸於儘,拉個墊背?想想似乎挺好的?”蘭嬌厚顏無恥說完,又補上一句:

“總比你把我送上道德法庭,我一個人死好吧?你說是吧妹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