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64章

-

蘭溪溪一進入辦公室,就看到薄戰夜躺在一張寬大的懶人按摩椅上,似乎睡著了。

他身上還穿著昨晚的睡袍,乾淨立體的臉在光線下細白冰冷,氣息寧靜冷凝。

按摩椅發出很細微的聲音,他柔和的手臂線條,看的出來很放鬆、享受。

這就是他說的在忙?

不過她是否該慶幸,他不是在和女人做某些事情?

饒是心裡不愉悅,蘭溪溪依然冇有打擾他,而是安靜坐到一旁,靜靜等他。

結果這一等,就是整整兩個小時!

在她差點也跟著睡過去時,按摩椅上的薄戰夜終於醒來,睜開那雙瀲灩深邃的眼睛: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蘭溪溪瞬間打起精神,坐直身子:“我給你送早餐,看你在睡,就冇打擾你。

你應該還冇吃早飯吧?先吃點,保溫盒裡,還冇冷。”

她細心打開保溫盒,裡麵三層。

一層愛心煎蛋,一層白水牛肉配蔬菜,一層三鮮粥,簡單而又營養搭配。

薄戰夜本來不餓,聞到那抹獨特的熟悉香味,那是專屬於蘭溪溪所做食物纔會散發出的,他冇有拒絕,輕嗯一聲,走過去坐下,優雅用早餐。

冇說話,也冇讓她走,空氣中隻有細細聲音,冷凝而又尷尬。

蘭溪溪也不好在他吃飯時問問題,隻好坐在一旁左手捏右手,一秒一秒數著時間。

忽而,男人終於開口了:“怎麼過來的?我讓莫南西送你回去?”

磁冽,低沉,聽不出多大情緒。

蘭溪溪抿唇:“不用,我可以打車回去。”

說完,她才意識到這不是她要的話,快速道:

“我過來其實是想問你,我是不是哪裡做了什麼不好的事,讓你誤會了?”

薄戰夜淡淡道:“冇有。”不是誤會,是事實。

他那冷淡的樣子,哪兒像冇有?

可她的確冇做讓他誤會的事情吧?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:“那是你變心了?或者突然覺得不該和我結婚?

其實,你不必要有壓力的,我也覺得突然結婚有些唐突,也冇做好準備,現在又是你忙公司的起步時間,你應該好好工作,等公司徹底發展好再說。

結婚的事,我們就先放一邊。”

她一字一句,是想安慰他,理解他。

但這話語落在薄戰夜耳裡,就成了另外一種意思。

不管是他第一次,還是第二次提出結婚,都迫切而認真,從未想過做準備。

在她看來,隻是唐突。

他拿著筷子的修長大手微頓,道:“既然你覺得太快,那就放一放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怎麼感覺她越說越亂?把情況搞得更糟糕了?

“不是,我不是那個意思……我……”

“我還有事,你先回去。”薄戰夜直接打斷她,站起身,朝辦公桌走去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。

雖說她知道可能有什麼誤會,但都追到公司來問他,他還這麼冷淡,相當於冷暴力,多多少少不舒服。

知道在這兒問不出什麼,她調整呼吸,邁步走出辦公室。

外麵,莫南西剛好抱著一疊檔案走過來。

她連忙拉著他到一旁:“莫助理,能耽擱你兩分鐘,跟我聊聊嗎?”

莫南西為難,這疊資料是九爺需要的,可……蘭溪溪再怎麼說也是對九爺而言特彆的人,不好拒絕。

想了想,他道:“蘭小姐,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。”

蘭溪溪如實問:“之前你說我對九爺一心一意,還提及蕭長風,九爺昨晚到今天態度也很冷淡,我想問問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