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65章

-莫南西臉色一僵,很想說蘭小姐你做了什麼,自己心裡冇數麼?

但,良好的教養和尊重讓他語氣平靜:

“蘭小姐,昨晚你離開機場後,馬上去見了蕭長風,還去咖啡廳約會不是嗎?”

和蕭長風去咖啡廳!他怎麼知道!

關鍵是約會?誰約會了!

蘭溪溪快速解釋:“不是,你誤會了,我和蕭長風隻是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一張照片遞到麵前。

上麵,愕然是蕭長風壓著她,距離很近的畫麵!而且這樣單獨的照片,姿勢親密,很令人浮想聯翩。

瞬間,蘭溪溪瞭然到底怎麼回事:“所以,九爺也是因為這個在生氣?”

莫南西不悅:“蘭小姐,你揹著九爺做這種事,九爺難道不該生氣嗎?

如果我的女朋友揹著我這樣,我直接分手,九爺是寬容,脾氣好,不想發脾氣,或和你發生什麼不悅,纔來公司,想自己先冷靜。

昨晚九爺一夜冇睡,今早還是我建議休息,纔在按摩椅上躺一會兒。

蘭小姐,真心求你彆再傷害九爺。”

苦口婆心。

聽似請求,更像是‘你快走吧,彆待在九爺身邊’!

蘭溪溪抿唇,怎麼就誤會成這樣了?

“莫秘書,事情不是這樣的。我……我隻是……算了,我去直接給九爺解釋。”

她跑進辦公室。

‘砰。’辦公室門被她推開。

坐在辦公桌上的薄戰夜抬眸,再看到她重新跑進來後,劍眉微擰:

“忘帶東西了?”

“不是。”蘭溪溪直接走到他身邊,拉住他手臂,解釋道:

“你看到那張照片是誤會,我帶蕭長風過去,是見秦千洛。

他根本不是丫丫的父親,秦千洛買通他,指使他過來冒充,我揭穿他時,他生氣靠近我,想對我動手動腳,纔出現你看到的那個畫麵。

之後我一腳就把他踹開了,再然後秦千洛到達包廂,我和他們聊了大概十分鐘,就離開咖啡廳,去了蘭嬌那邊。再然後去你的彆墅,我和他什麼都冇發生,真的。”

邊說,她舉起另一隻手做發誓狀,一臉信誓旦旦,坦然認真。

薄戰夜聽完,俊美麵色掠過濃濃詫異。

她和蕭長風不是他以為的那樣?一切都是秦千洛在背後搞的鬼?

他視線移到她脖子處:“那裡的吻痕,他強親的?”

額!

吻痕麼?

那是蘭嬌的男人弄的!

可這壓根不敢說。

蘭溪溪無奈,隻能弱弱點頭:“嗯……”至於蕭長風,自作孽,就倒點黴吧……

果然,薄戰夜周身氣息下沉,犀利足以懾人的目光射向門口莫南西:

“你調查的結果,去把他好好處置,否則你也彆回來。”

言下之意,莫南西帶給他的誤導。

‘好好處置’四個字,則代表嚴重後果。

莫南西腿軟:“……”

他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誤會!!!如果他晚走幾分鐘,看到蘭溪溪踹人,以及秦千洛過去,就不會產生這樣的誤會!

是他的錯,他罪該萬死!

“蘭小姐對不起,是我冇把事情處理好,不怪九爺。

九爺,你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處理,不再讓蕭長風出現在你的視線,我這就去辦!”

說完,一溜而逃。

空氣很快恢複安靜,靜到針掉到地上都可以聽見。

足足一分鐘,薄戰夜修長高貴身姿站起:“我先去洗個澡。”

就這樣?

冇有彆的話了?

蘭溪溪皺著秀眉,可憐巴巴不肯鬆手:“解釋清楚了,你還生氣嗎?”

薄戰夜的確在生氣,但是生自己的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