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7章

-

薄戰夜不語。

眸色深重。

肖子與想了想,道:

“我覺得吧,九哥你不過是勝負心在作祟,因為她不喜歡你,你纔會煩躁,在意。若她像彆的女人一樣,死纏爛打,保準你分分鐘厭棄。

所以,九哥你就把自己脫乾淨往她床上一躺,媚眼一拋,以你的好身材,大長腿,公狗腰,保證她分分鐘淪陷,然後你再一腳把她踹開,那樣保準你就不煩躁了。”

開放的話語,似揶揄,有經驗。

盛琛掀唇:“我覺得有道理。”

薄戰夜無情的眼神射過去:“滾。”

肖子與a

d盛琛:“……”

空氣安靜。

薄戰夜一杯又一杯喝著酒,麵色極其深重。

是肖子與說的那樣?因為蘭溪溪的無視,他才感到煩躁?介意?

嗯,應該是這樣。

不然,他還會愛上那個女人不成?

他諷刺的笑了聲,接著喝酒。

兩個小時後。

八瓶見底,男人徹底醉了。

修長高大的身姿倒在沙發上,西裝淩亂,毫無意識。

他是誰?高高在上,嚴謹殘酷,即使睡覺都要保留一絲意識,喝酒從不會喝醉的薄戰夜!

現在居然醉了?

“九哥這是……第一次喝醉,還是因為女人!哎!”肖子與感慨。

他是真冇想到,九哥最開始還口口聲聲厭惡蘭溪溪,懷疑她居心不良,結果自己卻煩躁上了。

但正因為想象和現實形成極端的對比,纔會產生情緒吧。

反正,九哥是不會對女人有感情的。

盛琛掃薄戰夜一眼,眉眼深邃。

他走過去,將薄戰夜昂貴的黑皮鞋褪下,再把掉在地上的大長腿放到沙發上,最後給他蓋上自己的風衣外套,問肖子與:

“那女人真不在意九?”

肖子與搖頭,摸著下巴揣測:

“我也不清楚,不知道蘭溪溪對九哥在不在意,看樣子應該是一丁點也不在意的,不然怎麼會和唐時深交往?”

“那不一定,女人的心思不好猜,試試就知道。”

盛琛諱莫如深的說著,拉開薄戰夜的西裝,拿出手機,用薄戰夜的指紋解鎖。

然後……

撥打蘭溪溪的電話……

“四哥,你打她電話做什麼?”

盛琛將手機遞給肖子與:

“你就說九喝醉,嘴裡叫她的名字,快要胃吐血,看看她什麼反應。”

哦!

“懂了懂了!在意的話肯定會趕過來!”

肖子與給盛琛點讚。

很快,電話接通。

“什麼?薄戰夜喝醉了?要胃吐血?”聽到訊息的蘭溪溪很是震驚。

兩人一看,有戲。

“嗯!都喝了八瓶了,攔都攔不住!再喝下去,怕是不止胃吐血,要出人命了!”

“啊?真的嗎?”

“嗯嗯!”肖子與點頭,嘴裡揚起得意的笑。

這女人,嘴上說不喜歡九哥,實際上還不是這麼關心?

“蘭小姐,你馬上過來看看吧?”

“啊?看他?我看個屁!”結果,女人突然飆起臟話。

盛琛和肖子與驚的眉頭一皺。

“不是。你不關心九哥?怎麼不來?”

“關心他?你哪隻眼睛看我關心他了?我問那些就是想看看他有多慘。

對了,我請他再喝十瓶,你替我安排!

還有,他就算是死了也不關我一根頭髮絲的事,不要跟我打電話!再見!”

然後,通話被果斷掛斷!

肖子與:“……”

盛琛:“……”

請薄戰夜再喝十瓶?那不是純心讓薄戰夜死?

而且這女人,說話的態度那麼衝,壓根毫不在意薄戰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