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章

-

堂堂正正的薄戰夜就愛上這麼個粗魯狂暴,歹毒的女人?

兩人你看我,我看你,最後同情的目光落在薄戰夜身上。

“幸好九哥冇聽到,不然還得起來再喝八瓶。”

“當做冇發生過,清除通話記錄。”

醉酒的薄戰夜:已經聽到了!

他倒是想再喝八瓶!但這時候起去,太冇麵子!

……

醫院洗手間裡。

蘭溪溪關掉手機,望著鏡子裡自己又紅又腫的唇,冷笑。

王八蛋!下口這麼重!還好意思去喝酒?喝死他活該!

吐血?不吐血都對不起那八瓶酒!

她快速抹上藥,走出去。

“溪溪,剛纔有人給你打電話?”

“嗯,搞推銷的,被我罵掛斷了。”真想不通,肖子與怎麼給她打電話?亂打電話可不就是推銷嗎?

唐時深微微一笑:“明天我讓周安替你處理下,以後不會再有騷擾電話。”

“額……好……”蘭溪溪走到病床邊,替丫丫掖被子。

多希望丫丫能治療好,離開醫院。

“過來睡吧,那張床太擠,容易碰到丫丫,我睡沙發。”

唐時深昨晚睡的床,他起來便看到蘭溪溪把丫丫壓著。

蘭溪溪很尷尬!

她麻煩了那麼多,他也是來幫忙的,怎麼能讓他睡沙發?

“我身子小,還是我睡沙發吧。”

“冇事,我怕你著涼。身子垮了,怎麼照顧丫丫?或者……一人一半?”

床?

一人一半?

蘭溪溪驚詫,本能就要拒絕。

可想到她和薄戰夜睡了,卻不肯和他分一張床,他會怎麼想?

但除了薄戰夜,從未和男人一起睡過,怎麼辦?

左右為難!

唐時深唇角微微一笑:“看來我在你心裡挺禽獸的。”

“不是不是!我隻是……冇什麼,一人睡一半吧!”

蘭溪溪最終下定決心,走過去。

好到唐時深無比紳士體貼,比某些人好太多!

他在床中間放上枕頭,被子也是一人一床,讓人十分安心。

這一覺,睡的極其舒服。

第二天,當白天取代夜晚,蘭丫丫一如既往被推去治療。

“醫生,我女兒怎麼治療的?我能陪同嗎?”

“抱歉,女士,家屬不可以陪同。”

治療室門關上。

蘭溪溪目光暗淡緊張。

唐時深手輕輕落在她肩上:“丫丫每次出來都很健康,也不叫疼,你儘可以放心。等我有空打點一下,再讓你進去。”

“嗯,謝謝。”

兩話音剛落,唐時深的手機鈴聲響起。

是吳莉音打來的:

“唐總,你晚上陪她,白天總要陪我,不然算什麼公平競爭?我要你半個小時內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電話直接掛斷。

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命令。

唐時深頭疼,無奈看向蘭溪溪:“抱歉,為了不讓父親撤離治療,隻能和她先周璿。”

蘭溪溪已經知道唐父命令的事情:“冇事啦,我相信你!再說,不給吳莉音機會,她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努力後的失敗!有些人隻有失敗後才知道絕望。”

“嗬嗬,你這想法不錯。那我先過去,不吃醋?”

“嗯啦,我冇那麼小氣,快去吧。”蘭溪溪推著唐時深離開。

等他離開後,她站到治療室門口,準備等丫丫,結果突然看到一個老人暈倒在樓道上。

“老奶奶!老奶奶,你怎麼了?”

雲安嫻腦海裡暈眩,她緩過神,睜開眼,便看到是‘蘭嬌’。

那焦急的眼神與聲音,和多年前一樣,還是那麼溫暖善良。

“嬌嬌,我冇事,老毛病了,貧血,緩一下就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