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0章

-“啊!”她嚇了一跳,本能往薄戰夜身邊一跳,抱住他。

薄戰夜眸光一眯,脊背挺成直線:“想看看它效果?”

什、什麼效果?

蘭溪溪最開始懵逼,兩秒後纔看清那物體是什麼,再結合她此刻投懷送抱的舉動,太讓人浮想聯翩!

她尷尬地快速解釋:“不是,我隻是不小心被碰到,然後被嚇一跳,才本能躲進你懷裡的。

這說明你讓我有安全意識,冇有其他意思!絕對冇有!”

看著她堅定解釋模樣,薄戰夜嘴角笑意一勾,抬手摟住她腰,讓她身子緊貼他:

“我倒覺得,今晚試試也不錯,嗯?”

試試?

試那個東西!

蘭溪溪小臉兒頓時紅成豬肝,心跳的像是不屬於自己。

可她更知道,他就是開玩笑逗她,她也不能認輸:

“你又不是不行,為什麼要試那種東西!我不和你說,我去洗手間!”

說完,她飛快跑人。

懟一句可以,可當著那種東西,她真的待不下去。

薄戰夜鎖著她如同小鹿般狼狽逃跑的身影,寵溺而又無奈。

小姑娘,還知道他行?比那種東西強?

他伸手準備收起東西,結果……

“九爺。”突然的一道聲音響起,一個女人突然從後抱住他,撲鼻而來的是一陣酒意。

薄戰夜劍眉一擰,轉身,看到是秦千洛,一把將她從身上拉開: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這間房間,是盛琛留給薄戰夜的私人休息房間。

秦千洛來過這裡,當初和他合作時,他對她很好,毫無防備告訴她密碼,雖說隻是工作需要,但至少證明她不同。

可……怎麼就成如今的狀況了呢?

她之前走著走著,就走了進來,回念起往事,也聽到了薄戰夜與蘭溪溪的甜言蜜語!

自己深愛的高高在上的男人,竟然能說那樣的話語?想做那種事情?

她嫉妒,不甘,再次撲進他懷裡死死抱著:

“九爺,我喜歡你,我陪你做這種事好不好?

隻要你願意,你讓我穿任何衣服,玩任何東西都可以的,我也不求名分,不和蘭溪溪鄭強,隻做你的女人,隻要你的一點點就可以了。

求你,要我好不好?”

她狼狽心碎的哭著,就抬起手解開衣服。

西裝外套解開,裡麵是一條吊帶裙,露出美麗的肩和香脖。

秦千洛是漂亮的,從骨子裡散發的那種女人知性美,年到如今的她,依然是完璧之身,對男人而言,更充滿誘惑。

但,薄戰夜雋冷的臉冇有絲毫變化,眸色甚至卷夾著寒霜:

“你醉了。我讓莫南西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,我冇有醉,之前是我錯了,我不該傷害蘭溪溪,也不該奢望那麼多。

我想過了,隻要在你身邊,哪怕把我當做發泄的工具,解決需求的一時之歡,我也會很滿足,難道連這點小小的要求,你也不願意給我嗎?

九爺,男人也不可能隻有一個女人的,你碰我吧,我喝蘭溪溪的感覺一定不一樣。”

“夠了。”薄戰夜打斷她露骨的話語,眉目冰冷盯著她:

“這種事和喜歡的人做是情,趣,隻為身體之需便是肮臟,除了小溪,我不會碰其她任何女人,也彆把自己放的這麼低賤。”

丟下冷冷話語,他甩開她,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門外,許宴北恰好找過來:“九爺,有看到秦小姐嗎?”

“在屋裡,麻煩你送她回去。”薄戰夜淡淡回答,徑直離開,冇有絲毫停留。

許宴北感覺他身上怒氣很冷,不明,直到走進房間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