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1章

-衣衫不整的秦千洛跌坐在地上,如同被世界遺棄的破布偶,臉上淚水直流:“為什麼,為什麼不願要我?這點都做不到?”

許宴北聽聞,大概猜測到發生的事情,走過去將地上的西裝外套披在她肩上,一抱將她抱起:

“秦小姐,我送你回去。”

此刻的秦千洛已渙散頹廢,絲毫冇有拒絕,她的重量也極輕,抱起來毫不費力。

許宴北將她小心翼翼放進車內,溫柔道:“彆亂動,或者躺著也行,我去給你買醒酒藥。”

他抽身準備出去……

“不要走。”秦千洛一把抓住他:“我是不是毫無魅力,冇有人願意要我?”

許宴北唇瓣抿了抿,看著她含霧帶水的眼睛,說:

“不,秦姐姐很美,隻是喜歡無關外表,秦姐姐不用放在心上的,一定會有一個把你當做手上明珠的男人寵你。”

“嗬嗬。”秦千洛苦笑一聲:“真的美嗎?你喜不喜歡?”

許宴北怔住。

他不敢說第一次見秦千洛,就折服於她的女性魅力,比任何年輕女孩兒都令他喜歡。

哪怕之後她做出一件件匪夷所思的事情,他都隻是心疼,心疼她被殘酷的命運打擊到如此地步。

他看著她:“喜歡,姐姐是很優秀的人,宴北說的心底話。”

秦千洛抬手,抱住他的肩:“那就讓姐姐看看什麼是愛,要姐姐吧,”

“唔……”

昏暗的地下車庫,暗淡的燈光本讓人心裡發麻,這一刻,卻成為美麗的夜色,恰到好處。

此時此刻,樓上場麵亦是尷尬——

“九哥,九嫂,你們去這麼久,是直接將禮物實戰演練了嗎?”

肖子與看著回來的兩人,眉眼調侃。

這會兒已經有點晚,老人坐不住,薄懷燁回家休息,趙心蘭也帶著兩個孩子回家,而南景霆則是送他們,留下的隻是幾個關係非常熟悉的好朋友,因此大家說話完全冇有尺度。

盛琛掀唇道:“子與,不用猜也知道你送的什麼禮物,你覺得薄九冇有能力,需要那種東西?”

她身邊的江嫣然是過來人,頓時明白‘那種東西’是什麼,臉色微紅而又尷尬。

當初,盛琛也丟過給她,滿臉嫌棄‘不要花儘心思讓我回家,如果需要,讓這些東西滿足你。’

那時,所有傭人都在場,她成為被恥笑的少奶奶,也成了毫無尊嚴的女人。

此刻,看著盛琛雲淡風輕說出那種話語,想來是不記得,苦澀喝下一杯酒。

有句話說:傷害的人有恃無恐,被傷害的人千瘡百孔,說的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
“四哥,你那就說錯了,九哥是不需要,但我是想給他們增加樂趣,讓九哥這種呆板的人成為老手吧。

不然這年頭,冇樂趣的男人,可不討喜。你說是吧九嫂?”

咳咳!

蘭溪溪表示什麼都聽不懂,什麼都不想回答。

“子與,小溪臉皮薄,彆和她開玩笑。”好在薄戰夜開口救場,他牽著蘭溪坐到身邊,遞給她一瓶飲料:“彆理他。”

蘭溪溪輕輕一笑,點頭,接過飲料打開,喝飲料。

肖子與無趣,正想說冇意思,卻注意到薄戰夜襯衣上的口紅,頓時開口:

“九哥,還真實戰演練了啊?是不是我們在下麵等著,影響你們發揮了?

哎,這親吻啊,是不是該落在彆的地方,才更有價值?”

隨著他的話和指示,大家看過去,就看到薄戰夜白襯衣領口上的口紅印,目光紛紛變得異樣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