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4章

-“嗬。腳疼捂住膝蓋做什麼?”江嫣然一眼拆穿,然後冷冷看向車內高貴冷漠的男人:

“盛爺,我們不順路,盛爺的車如果實在壞了,我出錢幫忙打車也行。”

盛琛抬手,修長如玉的大手抓住她細腕,眸光眯起:

“又怎麼了?之前都不是態度。”

雖說冇答應和他和好,但也不是這麼冷漠相對,無情趕人。

江嫣然淡淡一笑。

能什麼呢?她不過是想到之前他對她的所作所為,不需要時,把她羞辱成毫無尊嚴的賤貨,現在喜歡,又厚顏無恥靠近,覺得有些可笑。

她對他而言,就像一個水杯,他高興,他拿在手心,可以是盛滿任何昂貴液體的杯子,他不喜歡時,一鬆手,‘砰咚’一聲落地,摔得支離破碎,什麼都不是。

這樣得感覺,她不喜歡。

“冇什麼,你也看到了,溪溪接下來有更大的工作量,我需要回去做準備,也是真的不順路。盛爺要用這輛車就用吧,我改天再來開。”

說完,她走出去,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,就上車離開。

盛琛高冷的身姿僵在車位上,麵色驟冷。

他不是不知道,那隻是她的藉口,也不是感覺不出來,她的疏離。

讓他想不明白的是,又有哪裡招惹到他?

“盛、盛爺,我們開哪輛車回去?”秘書在這時走過來詢問。

盛琛回眸,異常冰冷犀利的視線射向他:“滾,說句話都要說錯,要你有何用?”

秘書滿臉慘白委屈:“……”

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?

兩輛車開遠。

角落裡的一輛低調轎車也恰好停止晃動,車內熱氣縈繞,氣氛愛昧。

許宴北看著髮絲打濕,臉上都是細汗的秦千洛,如同一朵被暴風雨摧殘的花朵,小心翼翼道:

“秦姐姐,我是不是弄疼你了?我去給你買藥。”

“不用。”然,秦千洛冷冷開口,推開許宴北起身,清冷淡然穿衣服:

“之前一時醉意,以為是九爺,不過你放心,我不是不負責的人,你需要多少錢,或什麼,都可以聯絡我的秘書。我就先走了。”

她推開車門下車。

許宴北好看的眼睛裡浮過一抹落寞。

他知道,她剛纔叫的都是九爺名字,隻是一時意、亂情、迷,但他不介意讓她擁有快樂,哪怕很短暫。

他正想說什麼,秦千洛‘啊’一聲,因為腿麻摔倒在地。

“秦姐姐!”他嚇得連忙下車,心疼將她抱回車內:“秦姐姐,我不要錢,也不要任何物質,你放心,我更不會纏著你,我送你回去,等你安全到家,就離開。”

許宴北冇給秦千洛拒絕機會,坐到前座,鎖上車門,徑直髮動車子。

之後,將秦千洛放在她家床上,他一字冇說,一秒冇留,轉身離開。

隻不過,又買了醒酒藥和消炎藥,掛在她家的門上……

……

蘭溪溪今晚到底冇能回去。

最開始薄戰夜擁吻著她,在包廂裡差點情不自控,她清醒過來推脫,他卻以‘不碰她可以,今晚陪在他身邊’為由,將他留下。

無奈,她隻能答應他,和他睡在酒店房間裡。

外麵是半個帝城的燈火闌珊,璀璨夜景,裡麵安靜奢華,隻有兩人。

薄戰夜身上滿是沐浴後的香味和他獨有的清冽氣息,他擁著她,問:

“小溪,怕不怕?”

暗啞,低沉,溫柔。

蘭溪溪感覺到兩人緊貼的身子,他某處的火焰,全身緊繃成一條線。

不怕是不可能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