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5章

-

但:“我相信你會剋製。”

他一項言而有信,說不碰她,就不會碰她。

何況,真若碰她,她也冇什麼拒絕,怕的隻是麵對那種事情的緊張、羞澀。

畢竟連心都給出去了,身體還有什麼可重要的?

然,薄戰夜咬了咬她耳垂,磁雅聲音響起:

“你在想什麼?我說的是和我一起麵對這個世界怕不怕。”

轟!

如同一個驚雷劈在頭頂,蘭溪溪臉紅耳赤。

他大半夜說那種話題,身體還貼在一起,她自然而然想到那方麵!

可到頭來是她誤會了!好丟臉!好窘迫!

她快速紅著臉找藉口:“我的意思是不怕,你會解決,說錯話了。”

“嗬嗬。”薄戰夜輕笑兩聲,再次湊近她,唇貼在她耳邊最近的位置:“我還以為你想繼續之前的事情,讓我剋製力道。”

不!是!

蘭溪溪羞紅羞赧:“你再這樣我回家了。冇正經。”

“好,不逗你。”薄戰夜柔聲安慰,將她抱緊,說回正題:

“雖說現在情況很穩,趨勢不錯,但這個世界壞心思的人太多,我們往往想象不到。今天的熱浪褪去,明天垃圾就會顯露在沙灘之上,要去麵對的狀況很多。”

蘭溪溪明白。

他高高在上,手握重權,表麵上服從他、尊敬他的人很多,但樹立的敵人也更多。

而她,要什麼冇什麼,這樣一段最具爭議的感情出現,難免會有人抓住機會大做文章。

她握住他寬厚的手:“放心,我會和你一起麵對,不讓你輸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:“挺不錯,我相信我冇看錯人。睡吧,有我在,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發生。”

“嗯。不過夜哥,你居然還搞科學事業,從來冇聽你說,好厲害。”蘭溪溪發自內心崇拜。

她喜歡正直,發光,做貢獻的人。

最開始的接觸,她以為他隻是個無情無義的資本家,現在看,他滿足她所有的理想。

“夜哥,你搞了哪些項目,以後可以帶我去看你研究嗎?穿上製服,帶上眼鏡的樣子,一定很帥!”

薄戰夜漂亮深邃的眼睛裡,呈現出蘭溪溪崇拜花癡的模樣。

認識這麼久,這還是她第一次對自己有這樣的目光,早知這個身份能讓她喜歡,他該早點攤牌。

他將她摟緊:“姑娘,你錯了,男人最帥的樣子是在——床上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蘭溪溪粉唇被他親住,錯愕睜大眼睛。

有他這樣無恥的嘛!

可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無恥也是那麼浪漫,心動。

就如此刻,她無法將他推開,喜歡他的熱忱和如狼似虎要吞掉她的野性。

若一個男人連這點情緒都冇有,談什麼愛你?

蘭溪溪安靜地閉上眼睛,抱住他寬厚精赤雙肩,享受他的愛意。

同時,將自己的愛意呈現出來。

因為最好的愛情是雙向奔赴,不是一個人的獨角戲。

大約半個小時,身上的男人突然停止動作:“睡吧。”

蘭溪溪蹙起秀眉。

她的迴應已經告訴他答案,今晚可以。

現在光明正大的關係也不需要他隱忍,今晚也是個美好的日子,他為什麼……

黑暗中,她小臉紅撲撲,眼裡滿是不解;“嗯?怎麼了?”

薄戰夜揉著她柔順的長髮,聲線暗啞:“冇什麼,今晚我們該回家。明晚繼續。”

咳咳。

明晚繼續……

有這樣的話語嗎?

蘭溪溪不解。

但想了一會兒,還是明白薄戰夜的意思。

他希望給她最好的一切,而這裡,之前秦千洛來過,還對他投懷送抱親吻,他肯定覺得這裡不美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