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8章

-

畢竟,對於這種問題,她是心虛的。

就在她無措之時,一道清冷有力的聲音驟然響起:

“讓開!”

眾人回頭,便看到一身西裝革履的薄戰夜邁步而來。

修長身姿,強盛氣場,每走一步都自帶著與生俱來的壓迫力,尊貴感,令人俯首稱臣。

蘭溪溪眼睛裡亮起星光:“夜哥。”

薄戰夜邁步走到她麵前,掃了眼她緋紅的半邊臉頰,眸色敷滿寒霜:

“抱歉,去處理了躺早會,本想在你醒來前趕回,還是回來的晚了點。”

隨後,他犀利的目光看向宋菲兒:“上次的教訓還不夠?既然如此——小溪,打回去。”

什麼!

打回去!

所有人都冇想到薄戰夜如此霸道直接,錯愕地驚掉下巴。

宋菲兒更是委屈至極:“夜哥哥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我真的隻是在意你,擔心你,以為你被她欺騙,糊弄,逼迫,纔出手打她的。”

委屈兮兮,可憐巴巴。

加上之前蘭溪溪回答不上來,現在記者們心中的天平已經偏向宋菲兒:

“九爺,宋小姐說的的確有道理。”

“不止宋小姐,群眾們也很關心那些問題。”

“九爺你能解釋一下嗎?”

薄戰夜之前過來時有聽到那些問題,冷冽目光如刀般從記者們身上掠過,冷聲道:

“第一,我薄戰夜不是能被女人糊弄欺騙,威逼要挾的傻子,你們蠢,不要用你們的想法看待我。”

“第二,我與小溪交往到現在,還未有身體關係,不存在懷孕一詞,如果有,那我該看看哪個男人敢碰我的女人。”

“第三,我早已說過,對蘭嬌冇有感情,在婚姻期間,蘭嬌與薄西朗關係不當,心繫他人,我們婚姻隻是形式。

我遇到喜歡的女孩兒,對她表示關心,照顧,我認為這於情於理,毫無對錯。

另外,我與蘭嬌之間的事,還有許多說不清的關係,總之,與小溪無關。”

“我想,這個答案從蘭嬌嘴裡得到,會比我回答的更加真實。”

“第四,為什麼昨天發生那麼多事情,因為對我而言,談戀愛便是以結婚結婚為目的,我三十歲,消耗不起兩場戀愛,早在M國雪山就有求婚。

昨天隻是一個契機,官宣告訴大家,也讓小溪勇敢嫁給我。”

“最後,小溪從一開始就因為她是蘭嬌的妹妹,而不斷拒絕、遠離、抗拒這份關係,現在我好不容易把她追到手,你們不要再以世俗正義的理由,來行拆散之事。

以後,有任何問題歡迎大家微博提問,或到薄氏大樓下問我,不要再針對小溪。”

字字霸道,沉穩,飄蕩在樓道裡,擲地有聲。

在場所有記者怔住。

一個個難以解釋的話語,從九爺嘴裡說出來,一下就雲開霧散。

關鍵是,每一句解釋,怎麼都更像是帶著情意的表示呢?

九爺魅力真大!

宋菲兒亦是僵愣在原地,她完全冇想到薄戰夜會給出這麼合理的答案,讓人無法反駁。

還未接受這一係列霸道的文字,男人的目光就轉向她:

“現在你可以像小溪道歉了?哪隻手打的?雙倍自打巴掌,我看在過去的份上,既往不咎。”

話題又回來了!

還是要打!

宋菲兒臉色慘白,嘴角一抽:“九哥哥,我錯了,我不該聽信彆人的話就懷疑你,也不該冇證據就上來打人。

對不起,你原諒我好不好?”

薄戰夜麵色矜貴,冷冷望著她:“我給你不止一次機會,何況,你該道歉的人是小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