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89章

-言下之意,跟他道歉毫無作用!

宋菲兒手心一緊,看著薄戰夜冷漠無情的臉,她忽然徹徹底底意識到,九哥哥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九哥哥了。

他的心,已經完完全全偏向蘭溪溪,受不得蘭溪溪受半點委屈。

她難過失望,委屈心痛,含紗帶淚的望向蘭溪溪,抬手: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兩巴掌落在臉上。

“對不起,蘭小姐。”

然後,深深鞠躬,轉身跑人。

“誒……”蘭溪溪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冇有,都冇說話,就看著宋菲兒離開。

其實,她不是非要這兩巴掌,也不想當眾讓宋菲兒這麼丟臉。

不過打了就打了吧,讓她長點教訓也好。

她看向薄戰夜:“冇事了,都是女孩兒,我理解她。”

薄戰夜不再理會記者,拉著蘭溪溪下樓,上車後,沉聲道:

“你理解她,她未必理解你,以我對她的瞭解,她不會輕易罷休。以後她若是再打你,你就打過去。”

蘭溪溪無奈抿唇:“……”

“有你這麼教人的嗎?”要是孩子拿給他教,得成什麼樣子?

薄戰夜拉過她的臉,上麵泛紅泛腫,他眸光再次深邃如墨,諱莫陰沉:

“難道要任由彆人欺負?弱肉強食,若你第一次打回去,第二次她就不會如此囂張。”

蘭溪溪想說,宋菲兒的性格可不是那麼軟弱的人,打回去也冇效果!

她吐槽道:“若不是她對你用情至深,纔不會出現這種情況。”

薄戰夜大手忽而微僵,凝著她精緻的小臉兒:“吃醋了?我不是站在你這邊,替你撐腰?”

“還還不是怪你長得太帥,太迷人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:“你應該慶幸擁有我這樣的男人,你看哪個男人顏值好,能力好,還專一?

她們喜歡,說明她們有眼光。”

溫柔雅緻,自信從容。

這樣的話若從彆人嘴裡說出來,一定自大狂妄,可從他嘴裡說出來,毫不違和。

蘭溪溪忍不住噗嗤一笑:“王婆賣瓜,自賣自誇。”

薄戰夜臉色總算柔和下來:“不生氣了?”

蘭溪溪一怔,原來他是特意說那些話逗她開心?

心裡像灌了蜜暖暖的,甜甜的:

“本來就冇生氣,你能當眾那麼庇護我,我很滿足。但下次還是給她留點麵子吧,畢竟她是救過你的人,再說關係搞得太僵,我在中間就成了罪人。”

“好,聽你的。”薄戰夜溫言細語,脾氣特彆好。

他扳過她的臉,細碎目光落在上麵檢查她的傷勢,在看到上麵緋紅一片時,幽邃某種蒙上心疼與忽明忽暗的陰沉:

“下次彆讓任何人打你。”

蘭溪溪知道他這是心疼了,看著他近在咫尺的俊顏,她揚起嘴角:

“冇事啦,不疼。抹點藥很快就會消腫的。

而且悄悄告訴你,這巴掌在我意料之中。”

“嗯?”薄戰夜不解皺眉。

蘭溪溪看他萬分心疼的模樣,忍不住將真實情況告訴他:

“我在出門之前,就知道樓道裡一定有隱藏記者。

我在賭,如果宋菲兒離開,那就算了。如果她還在,要對我動手,就正好借記者嚇她一次。

不然她每次對我動手動腳,絲毫無所畏懼,輿論的力量最大,她若被大家罵一次,下次肯定不敢再隨意對我動手。

也算是犧牲一次,換來以後無數次的安寧。”

她說的認認真真,神色洋溢自信,好似這是一件多麼自豪的一個主意。

薄戰夜噙著她,琥珀色的睿智眼睛看不出真實色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