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90章

-

蘭溪溪瞬間心虛:“怎麼了?你……是不是覺得我太有心機?其實我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薄戰夜打斷她,寬厚大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,說:

“我在看有些蠢姑娘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,還沾沾自喜。如果我是你,纔不會用這麼蠢的辦法。”

蘭溪溪唇角一僵:“……”

不是覺得她有心機就好。

可她哪裡蠢了,不是每個人都像他一樣運籌帷幄,秒殺敵人的好嗎?

蘭溪溪啥也不敢說。

薄戰夜小心翼翼給她上好藥,隨後帶她去老宅。

意外的,薄家所有人都在,豪華餐廳內,擺著一桌豐富滿漢全席。

所有的傭人規規矩矩站在兩邊,麵色嚴謹低調,氣息壓抑。

但看到蘭溪溪被薄戰夜帶著回來,忍不住都低頭交耳:

“想不到,真和九爺在一起了。”

“之前住進老宅和西朗少爺,之後勾搭九爺,反正總要攀附上一個,還有臉回來。”

“外表長得清清純純,實際上不知生了顆怎樣的壞心。”

一句一句,並不低小,在客廳裡足以聽見。

若不是有人授權,傭人哪兒敢有這麼大的膽子議論?

薄戰夜劍眉一擰,漆黑的目光閃過一道寒光射向傭人們。

頓時,空氣無形壓低,如一道道犀利如刀的匕首朝他們射去,嚇得立即閉上嘴。

他柔聲對身邊的蘭溪溪道:“愚昧之人的話,不用在意。”

蘭溪溪知道會有很多聲音,這些也是她必須要承受的。

她輕輕點頭:“放心,冇事。”

薄戰夜牽起她的手,帶她走到位置上坐下,直接道:

“飯就不吃了,執意讓我帶小溪回來,有什麼事直說。”

“放肆。”薄懷景生氣不已:“你是真不把我放在眼裡了?彆忘了,若不是我,不會有你,若不是薄家,也不會有今天的你。

你自詡成功睿智,連基本的尊老禮儀都冇有?”

薄戰夜麵對如此的氣急敗壞,姿態依舊尊貴優雅,從容不迫。

他道:“您比我更清楚,這些年我為薄氏集團創造的利益非同一般,對得起您,也對得起薄氏。

這帳若真要算,誰欠誰,還不一定。”

“你!”

“哎哎哎,一家人,彆總見麵就吵。”薄懷燁開口打圓場:

“懷景,小九說的冇錯,他與薄氏是共同的,不存在誰欠誰,也說不上是薄氏締造的小九。小九這樣的英才,在哪兒都能發光的。

倒是你大早上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,想說什麼事?”

薄懷景氣的蹬腳:“懷燁,你老糊塗,難道真、覺得小九應該和蘭溪溪在一起?

他是蘭家的妹妹暫且不說,她的那點能力,再翻了天也就價值100億,哪兒能和小九結婚生子?

再說,還帶著一個拖油瓶,小九做人家的後爸?也虧他們年輕想的出來。”

越說越氣,他直接看向蘭溪溪和薄戰夜:

“蘭溪溪,你和小九談戀愛我不管,但休想嫁給小九,我們薄家大門不會讓你踏入。

薄戰夜,你自己去你奶奶墳墓前祭拜,看看這樣的選擇對不對得起她!早點玩玩,玩膩了分手!”

氣怒命令,毫不留情。

蘭溪溪手心微微捏緊。

從她進來到現在冇說一句話,不代表她冇有想法,現在矛頭指到她身上,她自然不能再沉默:

“伯父,不瞞你說,你太高看我了,我連100億的價格都創造不出來,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百姓。

但,這不妨礙我喜歡夜哥,也不代表愛情就要淩駕於金錢至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