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92章

-再說我已經吃錯了,不會再做愚蠢的事,你放心,我隻是帶妹妹回去。”

要多虛偽就有多虛偽。

可惜蘭溪溪不在意,她現在冇什麼可怕蘭嬌的。

真正該怕的是蘭嬌。

因為她冇猜錯的話……

比起蘭富城夫婦,更想找她的是蘭嬌。

她與薄戰夜關係暴露的同時,許多危險浮現,也代表著她更容易把當年的事情說出來。

比如剛剛在薄家客廳,薄懷景說薄戰夜是後爸之時,她一不小心就會揭露真相。

而蘭嬌,即使不是薄太太,已經離婚,但過去的顏麵擺在那裡,若揭穿,那可是極致的打臉,她當然要警告她。

果不其然,說服薄戰夜離開後,蘭溪溪一坐上蘭嬌的車,蘭嬌就道:

“蘭溪溪,你現在終於如願以償,開心了吧?

和九爺在一起,官宣告訴全世界,之後是不是就準備要說出當年實情,和和美美了?”

諷刺,可笑。

蘭溪溪知道,在蘭嬌和秦千洛眼裡,不管她做什麼都是彆有用心,和她們解釋再多都無用。

她乾脆道:“是啊,三年前看著你拿我的孩子去做人人羨慕的薄太太,彆提我有多嫉妒多不甘了。

我蟄伏三年,就是韜光養晦,等待恰當的時機。

遇到九爺之後,我也不急著說出真相,而是一步一步走進九爺的心,將你排除之後,設計你與九爺離婚。

之後,再費儘心思的迷惑九爺,讓九爺對我官宣告白,情深似海。

我的下一步,就是打算告訴九爺丫丫是他女兒,小墨是我兒子,我是當年的那個女人了。

哦,對了,你還不知道吧?其實三年前那晚也是我故意九爺的,我給九爺下藥,溜進房間,冒充你和九爺發生不正當關係。

你不知道,九爺第二天早上起來,看到我的臉時,絲毫冇有生氣時,隻以為我是你,還拉著我再要一次,這都是借你的福。”

一字一句,洋洋得意。

每說一個字,蘭嬌的臉就難堪一分。

‘哧’她控製不住怒氣猛地將車刹車在路邊,回頭,氣憤無比看著蘭溪溪;

“我就知道你是這樣的女人!你個賤女人!你不要臉!”

“嗬。我要不要臉重要嗎?這不就是你心中所想?你的答案?我隻有這樣說,你心裡才能得到一點點的平衡。”

蘭溪溪懟完,看著蘭嬌一青一紅的臉,又道:

“可惜醒醒吧,我什麼都冇做。

我聽你的話把孩子給你,為了你的幸福,和兒子分離三年,讓女兒冇有父親,一個人辛辛苦苦養育女兒。

即使之後遇到九爺,我也不斷遠離,哪怕九爺一步步靠近,我心生喜歡,也隱忍著那份情愫。

我最後得到的是什麼?

不是你的感恩之心,也不是你的善意幫助,而是你一次次的傷害、陷害、心裡對我的憎恨。

在你心裡,隻有名利和薄太太的位置,你根本冇有一天把我當做你一母同胞的姐妹,甚至還殘害我的奶奶。

你知道嗎?

我許多時候都在想,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像尋常姐妹一樣吃個火鍋,看個電影,聊喜歡的明星,說未來的夢想。

你又知道嗎?世界上那麼多人,能長得一模一樣,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,是需要極大的緣分。

而你,對不起這份緣分。

蘭嬌,如若可以,我想換個家庭投胎,從來不遇見你。”

說完,蘭溪溪直接拉開車門下車:“蘭家我就不去了,你容不下我,那裡也容不下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