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95章

-“朵兒,不和你說了!每次你都把我帶溝裡!”

“哈哈,是你自己說的嘛。”江朵兒挽住她的手,好聲好氣撒嬌:

“那你告訴我,九爺既然很行,你為什麼冇有帶九爺帶溝裡唄?”

咳咳!

這是什麼形容詞!

蘭溪溪氣鬱臉紅:“江!朵!兒!你……”

“誒,好好好,我不開玩笑了,說正經的唄,我是真的好奇原因,昨晚我都在網購,準備給你買孕婦補品了。”

蘭溪溪無語,攤上這麼一個二貨閨蜜,頭疼啊!

最後,她還是小心翼翼告訴她原因。

江朵兒聽完,眼睛裡亮起更燦爛的星光:“可以啊!九爺在那種情況下都能忍住!簡直是神!我愛了愛了!

溪溪,今晚你可一定要好好打扮,好好配合,帶給九爺不一樣的美好記憶和感受,才能配得上九爺如此溫柔用心。”

蘭溪溪臉紅:“我一想到今晚就好忐忑,再說那種事,女人乖乖躺著就好,要怎麼配合?”

“就說你笨,還是該好好學習!諾,我發幾個鏈接給你,你好好看,我去準備拍攝用品了。”江朵兒快速離開。

蘭溪溪站在原地,好奇打開鏈接,然後整個人在烈陽下一怔!

江!朵!兒!居!然!還!看!這!

冇臉冇皮!

……

接下來一天的時間,蘭溪溪都在工作。

她之前栽種的豆子,今天可以豐收,在田坎上將所有豆子拔下來,帶回家,晾曬在院子裡。

下午時分,挑選很乾的部分剝豆,泡好,之後用石磨磨豆,再製作豆漿、豆花、豆腐。

鍋內煮著豆漿,灶裡燃著豆萁,那句‘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’的詩句,又浮現在耳邊。

蘭溪溪情不自禁今天對蘭嬌說的話語。

其實,無論蘭嬌犯多大的錯,她都指望著她回頭是岸,可蘭嬌一次次的墮落,以色看人,讓她徹底失望。

可能,這輩子她都品嚐不到姐妹間的感情。

“溪溪,豆腐的工程量這麼大,終於拍好了。”江嫣然溫柔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緊接著又聽到江朵兒道:“你不是和九爺有約會嘛?快,我給你打扮。“

蘭溪溪這纔想起她和薄戰夜還有約會。

外麵已經天黑,他應該也快來了吧?

還未反應,江朵兒就拉著她回屋,給她各種策劃、鼓搗。

“朵兒,不用這麼認真吧?我什麼樣子,九爺早看熟悉了。”

“所以嘛,正因為熟悉纔要給新鮮感啊,再說女為悅己者容,這是你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約會,不好好打扮怎麼行?

你就安安心心去洗澡,然後坐著,一切交給我。”

蘭溪溪無奈,隻好去浴室洗澡,任由江朵兒像鼓搗洋娃娃一樣的鼓搗自己。

而其實,她長得本就清秀靈動,略施粉黛便可漂亮動人。

身上再搭配一條素白色裙子,如同茉莉花純潔迷人。

江朵兒很滿意自己作品:“不錯不錯,今晚就從純潔的少女變為美麗的女人啦,用茉莉花類型的裝扮最適合。”

蘭溪溪忍不住白她一眼:“朵兒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就……”

“嗐,那次你們都是無意識的,不算,今天纔是真正的為愛鼓掌,勇敢去吧!”江朵兒似乎比蘭溪溪本人還要高興。

說完,還湊到蘭溪溪耳邊,小聲翼翼的說:“也可以考慮記錄一下的,等許多年後激情淡去,可以拿出來回味。”

“咳咳!”蘭溪溪差點冇一口血噴出來:“朵兒,我不跟你說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