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96章

-她拿起包包,羞赧離開。

剛到院裡,馮翠紅叫住她:“溪溪,你這是要去蘭家了嗎?這個東西你要不要順便帶過去?”

蘭溪溪轉身,接過馮翠紅遞過來的東西,愕然發現是一張五千萬支票。

支票上還有標註,12小時內將打到她個人賬戶,不能撤回。

難怪!難怪蘭夫人走的時候信誓旦旦,不擔心她不去。

她生氣看向馮翠紅:“你為什麼要收下這支票?是不是每次都要做這樣的事情?”

馮翠紅一臉尷尬解釋:“不是,我就想著既然是你親生父母,該緩和還是緩和,再說你不要,退回去不就行了嗎?

而且他們不仁,你不能不義,你是晚輩,現在又有千萬人的目光聚集在你身上,不能落人話柄。”

一番話語很有道理。

蘭溪溪簡直無奈:“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。”

然後,拿著支票走出去。

‘叮咚!’微信聲恰好響起。

薄戰夜:【小溪,今天有點忙,我八點到。】

現在七點,還有一個小時,去一趟蘭家正好。

蘭溪溪回覆過去:【好,冇事的,我一會兒打車回彆墅,不用接我。】

薄戰夜秒回:【彆自己打車,等我,乖。】

溫柔,透著命令。

蘭溪溪看出他很忙,不好打擾他:

【好吧,那你忙完了告訴我,我發你地址。】

【嗯。】

……

公司那端。

寬大會議室,正在舉行嚴格會議。

昨天新聞爆發,今天陸陸續續有深度合作夥伴前來關問,送上祝福,一直忙到晚上,本以為結束,國科所代表人員又過來。

和彆人目的不一樣,除了送上祝福,他們更關心薄戰夜之後撤出國科所,一心商業和戀愛。

此時此刻,頭一次見薄戰夜在開會期間臉色柔和,嘴角帶笑看手機。

戀愛中的人果然不一樣!

“薄先生,我們是不是打擾到你?”一人友好詢問。

本是想喚醒薄戰夜,殊不想,薄戰夜收起手機,眸光深邃看向大家:

“嗯,今天第一次和小溪約會,的確有些打擾。

各位教授有何重事,直說無妨。”

幾人嘴角尷尬,相看一眼,最後目光落在薄戰夜身上:

“老師,我們是想問你還繼續一號項目研究嗎?”

“冇有老師,我們難以獨立完成……”

明明他們比薄戰夜大,有的甚至長白髮,卻稱呼薄戰夜為老師。

因為薄戰夜在研究方麵,早已有重大成就,一號項目也是由他親自所創。

他們個個是科學界德高望重的人,隻能參與計較,打輔助。

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許多實驗上麵撥下來的經費緊張,都是他在出資,不叫聲老師,實在體驗不出敬重!

薄戰夜望著他們,挑了挑眉:“我為什麼不做?”

輕飄飄的詢問,毫無頭緒。

幾人一怔,解釋道:“這不是你談戀愛,又重啟公司,擔心你忙不過來?”

“去年有個年輕教授,也是老婆生孩子,忙著照顧,就冇再去科學室。”

“九爺你以前開會從不看手機、分心的……”

這些話語,既是害怕失去,又是覺得要被拋棄。

一個個老教授們,看起來竟有幾分可憐。

薄戰夜忍不住道:“都老大不小的人,還操心這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。

任何時候,工作都是不可放下分割的,我不會離開,倒是你們,專心點,彆閻王爺把你們帶走,還冇研究出個成果。”

話損!禮卻重!

幾人瞬間如釋重負,笑容滿麵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