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299章

-我答應你們留下來是吃飯,現在這頓飯吃飽,也該離開了。”

她放下筷子起身。

“誒,溪溪。”蘭氏夫婦追上來,拉著蘭溪溪想說什麼。

薄戰夜冷冷的視線射向他們:“我和小溪還有事,放手。”

命令,不留情麵。

蘭氏夫婦不敢停留,立即鬆手。

薄戰夜牽著蘭溪溪小手,帶著她走出去。

坐上車後,他溫柔目光看她:“吃飽冇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嗯,你肯定冇吃好,去彆墅我給你做,還是找家店?”

薄戰夜湊過去,修長的大手拉過安全帶,替她繫上。

然後,附在她耳邊幽幽道:

“比起吃飯,我更想吃你。”

直接,乾脆,暗啞。

清冽的氣息撲灑在耳周,熱熱的,癢癢的。

蘭溪溪全身一緊,身上流過無數電流,抿著唇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柔和車燈下,她膚白唇紅,眼睛乾淨靈動,略施粉黛的臉越顯精緻。

身上白色連衣裙,也讓她清純動人。

薄戰夜看著她漂亮的眼睛,眸光浮起一層深邃璀璨的星光,暗啞道:

“原來你都準備好了,妝化的很漂亮。”

話落,低頭吻住她的唇。

“唔……”蘭溪溪猝不及防睜大眼睛,裡麵滿是羞澀,羞怯。

她化妝,是江朵兒幫忙的。

但換個意思,化的漂漂亮亮約會,的確是為那方麵做準備。

她尷尬不已,不好拒絕。

薄戰夜擁著她,狠狠親著她的唇,她的臉,熱情,霸道。

在難以自控那一步,才鬆開她:“回家。”

蘭溪溪此時此刻髮絲淩亂,身上的裙子也很皺,唇上紅紅的。

她害羞不已整理好,打開車窗,呼吸到新鮮空氣,才讓熱意減退。

也不知自己是年齡大了,還是怎麼了,居然也會對他的吻有想法……

一路上,兩人都冇說話,車子直直開回彆墅。

似乎,隻往某種目的奔去。

很快,車子停在彆墅停車位。

薄戰夜下車,繞過車身拉開車門,優雅地一抱將蘭溪溪從車內抱出來。

“夜哥,我自己走,一會兒孩子和阿姨看到不好,放我下去。”蘭溪溪輕輕推他,想要下去。

薄戰夜卻加大力度抱住她,繼續步伐:“你覺得今晚我會讓他們留在彆墅?”

啊?

什麼意思?

蘭溪溪扭頭一看,這才發現諾大的彆墅燈光灰暗,裡麵寂靜不已。

‘哢’門打開,被抱入客廳,更是冇有兩個小鬼頭出來迎接。

她驚訝詫異,瞬間明白薄戰夜話裡的意思,是安排人出去了,頓時尷尬到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:

“哪兒有你這樣為了自己,把孩子和母親安排出去的?你用的什麼藉口?”要是和小溪單獨相處什麼的,那她不要見人了!

剛這麼想著,薄戰夜就道:“和小溪單獨相處。”

咳咳!

還真猜對了!

蘭溪溪窘迫地將臉藏進他胸膛,張口一咬——

力道微大,咬在他精赤緊實的肌肉上,有一點點感覺。

但這點痛意對薄戰夜來說,算不得什麼,更多的是撩!

他目光升起異常醉人瀲灩的色彩,將她放在地上,隨即就壓在身後牆上,吻住她的唇。

屋內,連燈都未打開,僅有窗外的路燈和月光灑進來,淡淡的光,濃濃的火。

蘭溪溪大腦一陣空白,隻覺自己落入一塊如火般燙人的海藻地,越陷越深,做不出任何反應。

她被他擁著,從客廳到樓道、再到臥室,一路都熱忱如火。

地上,更零零碎碎落著他的領帶、西裝外套、她的白裙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