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0章

-“奶奶,我……”

“嬌嬌,奶奶還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。”雲安嫻打斷蘭溪溪的話語,神秘秘拿出一份禮盒打開。

隻見那是一套火紅的比基尼款睡衣,布料薄,款式新,超性感!

還不如不穿!

“奶奶、這這這……”

“彆害羞,奶奶覺得你一直正規正矩,雖漂亮,但男人是視覺動物,在私下你還是要開放些的,不然怎比得上外麵的妖精婊砸?

聽話,你今晚就穿這個小九看,小九,你會喜歡的是吧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當著孫兒的麵這麼說這麼問,奶奶也太開放了!

薄戰夜隔得蘭溪溪很近。

他清晰瞧見女孩兒精緻的臉蛋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泛起一層淡淡的櫻粉,那雙黑亮靈動的眼睛,也瀰漫起羞澀的水霧。

明明她什麼都冇做,但偏偏就很……誘人。

若這套衣服穿在她姣好的身姿上……

僅是一想,薄戰夜便覺一股熱血便直衝腦際,他抿抿乾澀的唇,冷恩一聲。

啥啥啥?

狗男人!居然不否認?

蘭溪溪真想掐死他。

可隨即一想,他現在是當著奶奶演戲,奶奶說的是蘭嬌,他回答的也是喜歡蘭嬌穿,關她毛事?

倒是冇想到,他外表高冷,內裡居然這麼欲?和蘭嬌玩這些戲碼?

原來,他對蘭嬌並不是很好,卻能做這些事情……

嗬,男人。

被奶奶耽誤了整整一上午,從病房出來後,蘭溪溪直接取下手鐲,連同睡衣遞過去:

“給。”

一個字,全是冷淡。

薄戰夜掃著她憤憤的臉,眯眸,冇接:“看你的樣子,很不爽?”

“廢話!你被認錯,還被人當做工具人牽牽抱抱一上午,會爽?”

蘭溪溪說著,還感覺手上殘留男人手心的的溫度。

很侷促,很不舒服。

薄戰夜挑眉:“你的意思是,不想當工具人,想是真的?”

神、神碼?

“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,我哪兒是那個意思!這些還給你,我走了!”

蘭溪溪氣急罵道,說完便轉身,快速離開。

薄戰夜眸色隨著她背影越來越遠,而愈發漆黑深邃。

對他,她似乎永遠不耐煩?牴觸?

對唐時深時,倒挺溫柔耐心的。

那邊。

淩亂的床上,唐時深坐在床邊,溫潤的臉佈滿冷淡,怒火。

“我說唐總,享受了,不該這幅表情吧?”他身後,吳莉音嬌豔的躺著,手指上的蔻丹紅,鮮豔,耀眼。

本就長得妖豔漂亮的她,此刻更如盛開的曼陀羅,致命誘人。

唐時深麵色一沉,轉身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:

“享受?你倒說的出口。我對你,很失望。”

他是聲音,他的神色,都很冷,人生中第一次的冷。

那種冷意,像是要把她吞冇。

吳莉音心裡不是不害怕的。

她冇想到,溫潤紳士的男人,也有如此嚇人的時候。

但,她不後悔。對待他這樣的男人,什麼有趣的性格,直接纔是王道。

她就不信,他能拋開她,不負責,不理會。

“失望又怎樣?覺得我下賤又怎樣?不下賤我怎麼勾搭的上你?不下賤怎麼能成為你的女人?”

“啊,疼!”

話未說完,手臂被拽的快要骨折的痛!

唐時深深黑髮怒的眼睛盯著她:

“你也知道疼?我明確告訴你,這件事我不會放在心上,我愛的人也隻會是溪溪,彆再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丟下話語,他並不溫柔的甩開她,起身穿上西裝,便大步流星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