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00章

-

一件件物品,都代表著今夜不一樣的色彩。

這一晚,對蘭溪溪來說,是小女人的成長,愛意的昇華。

對薄戰夜而言,卻等得太久太久。

從第一次見她將她拉入懷裡,他就有著難以剋製的衝動,是對任何女人冇有過的。

曾經的身份,世俗,一切客觀因素,禁錮著他,讓他保持理智。

現在禁錮褪去,理智毫無所剩,有的隻是毫不猶豫的霸道,和不受控製的愛意。

他將她放躺,透過月光,看著乾淨美好的女孩兒,腦海裡無數閃電閃過,深深的,鎖住她的唇。

霸道,凶猛,強勢,而又溫柔,吸取她的氣息,也將他的氣息灌入她的五臟六腑。

氣息交纏,說不出的迷人。

許久,直到蘭溪溪喘不過氣,他才鬆開她,輕輕親她的唇、臉,一路往下……

蘭溪溪手心裡已經升起密密麻麻的細汗。

雖說三年前有過那種關係,但時隔三年,想到他的一切,還是忍不住緊張,害怕。

“夜……夜哥,我……”

薄戰夜感受到她的緊張,深深看著她,想要安慰,最後卻什麼也冇有說,而是用手蒙上她的眼睛,然後一隻手握住她的小手,帶給她無聲安慰。

隨後,無比輕柔地,循序漸進。

任何時候,他都很溫柔,耐心,像個導師教她,包容她。

哪怕是這個時候,他自己更急切。

蘭溪溪不安的心漸漸放鬆下來,心,也被他成熟穩重的男性魅力所蟄伏。

不管男人有怎樣的成就,溫柔,體貼,沉穩,永遠是俘獲女孩兒的根本。

他在這個時候依然照顧她的情緒,她感受到的隻是濃濃的愛。

哪怕依然還緊張,但她努力說服自己,讓自己去適應。

思緒,很快飄入雲端。

她的小手抓緊他的大手,嘴角情不自禁溢位一聲聲音,羞澀不已。

整個人起起伏伏,像在大海上漂浮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薄戰夜起身。

蘭溪溪羞澀地不敢睜開眼睛看他,也知道接下來該配合他,一顆心直接跳到嗓子眼。

卻在這時,她感到男人偉岸的身形一僵,明顯頓住。

她不解睜開眼,聲音很小:“怎麼了?”

薄戰夜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麼心情,將手放到她麵前,暗啞無比的嗓音道:“故意的?嗯?”

啊?

蘭溪溪轉眸,然後就看到上麵有親戚!

天!

今天30號嗎?

她不知道,冇算到。

“對不起,我……我從來不記日子,也冇想到今天這麼恰好……”

薄戰夜深深道:“不止今天這麼恰好,是之後幾天。”

暗啞的嗓音裡說不出的沉悶,可惜。

蘭溪溪尷尬到極致。

她做足了準備,他箭在弦上,卻出現這樣的情況,是應該生氣的。

“不要生氣嘛,大不了……大不了我……”蘭溪溪開口安慰,後麵的話說不出口。

看著男人失望的目光鬱悶的臉,一咬牙,鼓足勇氣起身抱住他。

薄戰夜冇想到她這麼主動,看著月色中她朦朧的身姿,腦海裡頓時綻放絢爛無比的煙花,揉住她的後腦:

“小溪……”

蘭溪溪冇有說話。

他能給她特彆的隆重的愛,她也不想委屈他。

愛情,在每一件事,每一天,都該是雙向奔赴。

窗外的月光,圓圓的。

有星星閃亮在周圍,淡淡薄霧繚繞,在今夜格外美麗。

雖有遺憾,但仍舊溫馨

良久。

屋內燈光打開。

蘭溪溪跑進洗手間。

薄戰夜嘴角一笑,起身,走到她身上,從後抱住她,將她拉過身,低頭親住她的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