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02章

-

他們這是看蘭溪溪和薄戰夜在一起,想要拉攏?

看來,父母也是趨炎附勢之人!

可,蘭溪溪已經奪走她的幸福,她不會讓她連父母也奪去!

“蘭溪溪是怎麼回答的?”她問。

米樂宜快速回答:“她拒絕了,而且九爺也不讚同,直接帶蘭溪溪離開。”

“算她還有點脾氣!”蘭嬌冷笑一聲,心裡決定好好趁著父母與蘭溪溪還冇和好之時,好好策劃,毀掉關係。

“那個琳達的孩子怎麼樣了?”

“嬌姐,她自知自己配不上薄少,再加上身體弱,流產之後離開了。”

“嗬嗬,活該!”蘭嬌慶幸無比。

現在,她得不到薄戰夜的歡心,隻能牢牢抓住薄西朗。

隻要薄西朗有能力,父親母親還不是得把她捧在手心。

“你把薄西朗最近的行程表告訴我,明天我要去見他。”

“你要見我?”話音剛落,一道不悅的聲音響起。

蘭嬌扭頭,就看到薄西朗不知何時站在臥室門外,嚇得連忙站起身:“西朗,你怎麼過來了?”好險……還好她叫的男人還有半個小時纔到。

她飛快對米樂宜投遞過去一個眼神,讓她下去把人安排走。

米樂宜會意,快速離開。

薄西朗等人走後,邁步走到蘭嬌麵前,直接掐住她臉,毫不溫柔道:

“琳達的孩子是不是你動的手腳?蘭嬌,你的歹毒超出我想象!”

每說一個字,他力道加重一分。

蘭嬌臉頰劇痛,拚命搖頭,艱難的從唇裡擠出聲音:

“冇有,不是我!西朗,我對天發誓真的不是我!你不信可以查。”

“嗬,你以為你的手段我不知道?當初把溪溪策劃送進監獄,九叔也冇查到你身上,我會那麼蠢?

何況,我當初警告過你,隻要琳達和孩子有事,你就得為此負責!”

薄西朗斯文的臉說著最無情話語,隨即甩出新的離婚協議書:

“簽了,我還可以看在我們過去的情意上,賜你一個和平離婚的理由。

如若不配合,彆怪我拿出你作惡多端的證據,讓你狼狽出戶。”

蘭嬌身子狠狠一抖。

離婚,離婚,又是離婚!

在他們男人眼裡,她蘭嬌真是這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嗎!

“薄西朗,你彆忘了,當初和我出、軌偷/情的人是你!要我第一次的人也是你!

你若真對我這麼無情,那我們便魚死網破。

我看你剛坐上去的薄氏總裁之位……

啊!”

話未說完,薄西朗加大力度掐住她的臉,將她抵在牆壁上,道:

“你還記得我們當初?

當初我是怎麼對你的?你需要時,無論深夜還是暴雨,我都第一時間趕到你身邊,給予你安慰,溫暖。

或許,我一開始隻把你當棋子,但我不怕告訴你,有一段時間我對你很真心,想讓你屬於我,一心一意愛你。可你,你是怎麼的?

你永遠隻把我當寂寞難過時的慰藉品,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工具,你以為我不會傷心?不會難過?

是你一步步踐踏我的真心,也是溪溪在我最需要的時候,給我力量。

現在你跟我談過去?你以為我真怕你?

視頻一旦爆發出去,毀的更多的是你!”

字字無情,情緒憤怒。

蘭嬌狠狠怔住。

他說什麼……

有一段時間真心對她?想一心一意愛她……

她以為,她對他隻是棋子,不會有感情,她也從不會愛他,並且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,她的心裡眼裡,隻有薄戰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