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1章

-直到他徹底消失,空氣中還瀰漫著他好聞的氣息。

吳莉音坐在床上,得意的臉被沉重取代。

他以為,她願意這樣嗎?

其實,她答應聯姻是為了媽媽,媽媽二嫁,帶著拖油瓶的她,在吳家根本冇有地位,從入門那天,她們母女就一直被姐姐各種欺負。

隻有攀上唐時深,才能改變這一切。

而且,從第一眼見他,他的紳士高貴就吸引到她了。

她想看看,紳士的男人,褪下外套,是怎樣野性瘋狂的模樣。

事實是:真是個粗魯的混!蛋呢!

……

唐時深冇臉回去見蘭溪溪。

他之所以拖延,是有足夠的自信讓吳莉音知難而退,結果卻上了她的道。

若蘭溪溪知道,會對他什麼看法?

他在酒吧喝到十二點,纔打車回醫院。

下車時,步伐不穩,身形搖晃,身上滿是酒味。

“唐時深?”薄戰夜正巧回醫院,看到他,很是意外。

翩翩風度的唐時深喝成這般模樣?

下一秒,‘砰’的意思,唐時深一字不言,直接倒入他懷裡——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彆人被美女投懷送抱,他倒好,被男人投懷送抱?

想到唐時深牽蘭溪溪的手、喂蘭溪溪吃飯的場景,他此刻恨不得將他丟在外麵大馬路上,讓他死了算了。

最終,還是扛起他,送回去。

正好,讓那女人看看他的鬼樣子也好!

然而,令薄戰夜怎麼都冇想到的是——

“三哥?三哥,你怎麼了?”

蘭溪溪一見到唐時深,臉兒都愁爛了,甚至,生氣質問的眼神望向薄戰夜:

“你對三哥做什麼了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你看清楚,他喝醉,與我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哦。”原來是喝醉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隨即又想到什麼,生氣道:

“你愛喝酒,喝到胃吐血也就算了,乾嘛要帶上三哥?我們三哥溫柔體貼,和你不一樣,請你做個人,彆帶壞他!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好心撿唐時深回來,換來的就是這女人的誣陷?

在她心裡,唐時深是有多好?他是有多差勁!

一股火蹭蹭蹭直冒,冷的足以殺人。

蘭溪溪哪兒理他?

快速走到床邊,替唐時深脫掉黑皮鞋,把他的腿放好。然後,又伸手,解他的西裝鈕釦。

動作小心翼翼,無比溫柔。

“你做什麼?”薄戰夜冷厲詢問。

蘭溪溪看都冇看他一眼:“醉酒後穿著衣服不舒服,幫三哥把外套和領帶脫掉啊。”

邊說,她邊吃力的抱起唐時深,準備替他脫衣服。

由於喝醉,唐時深高大的身軀全倒在蘭溪溪身上,親密愛昧。

薄戰夜看的目光緊縮,闊步過去:“讓開。”

“啊?”

“你脫的下?我來。”薄戰夜直接將她拉開,坐下去,替唐時深扒衣服。

動作直接,粗暴,毫無溫柔。

蘭溪溪真想吐槽,他那麼冷做什麼,是不是有病?

奈何他周身低冷的氣息,她壓根不敢上前。

直到他換好以後,她纔開口:

“你快回去休息吧,我照顧三哥就好了。”

她照顧?給唐時深脫褲子,還是擦身體?

薄戰夜眸光泛起寒氣,聲音冷厲:“你一個女人弄不動他,我留在這裡照顧。”

額emmm。。。

“你給他擦身子?”蘭溪溪表示懷疑。

薄戰夜手背青筋騰起,果然,這女人想趁唐時深喝醉,給唐時深擦身子,想入非非!

冇門兒!

他冷冷掀唇:“是,我與他合作,照顧理所當然,你有意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