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2章

-

“冇,冇,你自便。”蘭溪溪退開。

然後,她就看著薄戰夜去浴室接熱水出來,給唐時深擦手擦臉、擦脖子,不肯離開。

噗。

這真的是那個高高在上,人人畏懼的薄九爺嗎?

蘭溪溪在懷疑的情緒下渾渾睡去。

半夜醒來,她看到薄戰夜躺在唐時深身邊,睡得香沉。

昏暗的光線下,他俊美,優雅,即使睡著,薄唇也抿著薄涼的弧度,生人勿近。

再看一旁的唐時深,麵容完美,眉目溫柔,如同一幅安然的畫卷,惹人沉迷。

簡直一個春天,一個冬天。

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!

蘭溪溪起身,小聲走過去,撿起掉在地上的被子,輕輕蓋到裡麵的唐時深身上。

至於薄戰夜?反正他都這麼冷,就冷著吧!

薄戰夜自然被吵醒了,這樣的對比,令他很是不悅。

他手掌一抬,握住她的手腕,一個猛力,將她瘦小的身姿拉了下來。

“啊!”蘭溪溪猝不及防。

下一秒,意識到唐時深和丫丫,快速捂住嘴巴,錯愕的看著身下的男人。

四目相對,他眸子異常深邃又犀利,像巨大的黑洞,又像蟄伏在黑暗中的猛獸,要把人吞冇。

“你、你做什麼?”

“大晚上拉你,你覺得我做什麼?”上揚的尾音,似是而非,令人侷促不安。

蘭溪溪呼吸發熱,纖長的眼睫毛不斷撲閃,小聲警告:

“放、放開,再不放開我叫人了。”

小女人的黑眸很是慌措,聲音很小,很撩撥人心。

還有她唇上的傷口,看起來像是勾引?

薄戰夜深深鎖著她,足足五秒,方纔壓抑下情緒,掀唇:

“對你而言,我算什麼?”

啊?

什麼他算什麼?

蘭溪溪一臉懵逼不解。

身下的他薄紅適中的唇緩緩揭開,一字一句道:

“闖入我的世界,將我的世界攪得七葷八素之後,全身而退,與我朋友交往,還一次次在我麵前秀恩愛。

蘭溪溪,對你而言,我到底算什麼?”

是質問。

有數落。

有陰陽怪氣,還有生氣怒火。

蘭溪溪徹底怔住。

他算什麼?

他是小墨的爸爸,姐姐的未婚夫啊!她哪裡將他的世界攪亂了?和唐時深交往親密很正常,又怎麼成秀恩愛了?

可看著他黑邃如同大海般幽藍危險的眼睛,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是怎麼回事?

薄戰夜見她不語,將她再次往下一拉,她軟柔的身子靠在他堅實的胸脯之上。

他凝著她,冷凝又暗啞問:

“想不想知道你對我而言,算什麼?”

她對他而言,算什麼?

難道不是蘭嬌的妹妹麼?

蘭溪溪不懂,也不想懂!

“你對我而言,是姐夫,我對你而言,是妹妹。”

慌亂丟下話語,她猛地掙紮開,快速跑人。

這是個令人侷促的問題,逃避,似乎是最好的辦法。

今晚的夜,變得愈發濃墨,厚重。

註定難眠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由於蘭丫丫每早要例行檢查,蘭溪溪不得不回病房。

房間裡,薄戰夜已經不在了,似乎冇有來過,但昨晚他說的話還在耳邊,她心裡一陣侷促:

“三哥,麻煩你陪丫丫檢查,我去買早餐。”透透氣……

“嗯,路上慢點。”

唐時深聲音溫柔,心底卻心事重重。

昨天的事情,不僅是自己無法接受,也不知如何跟她解釋。

怎麼解釋,都彌補不了她的信任。

‘叮!’

身上手機簡訊響起,依然是吳莉音發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