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26章

-就目前這樣的狀況,足夠了。

“在想什麼?你回房間準備洗澡衣物,我抱孩子過去。”男人磁冽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驟然回神,快速點頭:“好。”

薄戰夜將丫丫抱到主臥的床上,柔聲說:“先乖乖躺著,我和你媽咪洗過澡後,再來陪你。

小墨,照顧好丫丫。”

薄小墨聲音清脆篤定:“放心吧爹地,我會照顧好小包子的!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拿了睡衣,去另外一間房間的浴室。

洗完出來,碰到特意等在門外的母親,他問:“媽,您怎麼還不休息?”

趙心蘭小心翼翼說:“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聊聊。你有時間嗎?”

“嗯,有事您直說。”薄戰夜態度禮貌尊敬。

雖說與母親二十幾年冇相處,但母子感情血濃於水,不管是物質還是情感,他都想彌補母親。

原以為母親會說什麼大事情,冇想到隻是很小的:

“這幾天帶小墨和丫丫,玩的倒是開心,可一停下就覺得格外空落,和這大城市的生活也格格不入。

我想找點事做,你幫忙看看適合我的工作好嗎?或者我回鄉下繼續之前的生活,有時間你和小溪回來看我,或者我想你們了,就來城裡看你們。”

樸實的老人總是這樣,閒不下來。

薄戰夜理解母親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意義,工作意義,那是給錢也彌補不了的。

他道:“好,我想想,您早點休息,今晚我會照顧孩子。”

“嗯。”趙心蘭微笑著回房間。

薄戰夜邁步下樓,衝了杯紅糖水方纔上樓。

房間裡,蘭溪溪已經洗完,躺在床上給兩個孩子講故事,聲音輕柔動聽,小臉兒溫柔。

柔和燈光下的畫麵,美好溫馨。

隻有在她身上,纔有如此安寧心情。

薄戰夜走過去,將紅糖水遞到他麵前:“照顧好孩子之前,先照顧好自己。”

蘭溪溪詫異睜大眼眸,看著紅糖水,心裡滿是甜蜜與溫暖,好奇問:

“你怎麼記得這個?”

薄戰夜如實說:“以前蘭嬌每個月折騰,習慣了。”

蘭嬌?

她也痛經嗎?

還冇問出口,薄戰夜怕她多想,主動道:“她生小墨後有各種後遺症,作為小墨父親,表達應儘的義務和責任而已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蘭溪溪不用調查,一想就能猜到蘭嬌是利用這事大做文章。

難怪當初王磊那次,薄戰夜那麼在意緊張抱她離開。

隻是自己生的孩子,自己每個月都在痛,便宜的卻是彆人,以前不覺得,現在一想很不值得。

若時間倒退,她或許會做彆的選擇……

“小溪?”

“啊!不好意思,我剛剛走神了。”蘭溪溪接過紅糖水,乖乖喝下後,說:

“不管她怎樣,你義務怎樣,以後都不和她聯絡就行。”就是個騙子。

薄戰夜嘴角勾起:“這麼快就有控製慾?”

“……”這是控製慾嘛?隻是不想讓他再上當!

可不能說,太難了。

一直安靜的兩個小萌寶出聲:

“爹地,這不叫控製慾,叫妻管嚴。”

“媽咪,女孩子要溫柔滴,不能對叔叔凶凶。”

蘭溪溪小臉兒一變,尷尬窘迫的望向丫丫:

“好你個丫頭,這麼快就幫叔叔說話?胳膊肘往外拐?還說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呢,你這小棉襖要燃燒了是不是?”

蘭丫丫吐吐舌頭:“纔不是呢,我隻是覺得女孩子要溫柔,即使提條件也要溫聲細語。

比如這樣~~老公,你答應寶寶,以後不去照顧彆的女人行不行?不然寶寶會難過的~~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