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32章

-“之後領證結婚,我想把丫丫的戶口同你一起上到我這邊,我看丫丫年紀兩歲?記得你之前在微博上解釋三年前發生事情生下孩子,怎麼回事?”

他儘量問的不冷不淡,像隨意聊天。

蘭溪溪手心卻驟然一緊!

遭了!她當時焦急,完全忘記這個天大的漏洞!!!

她飛快找藉口:“啊?我的意思是三年前遇到那個男人,之後生下孩子。懷孕不是要10個月嘛?所以丫丫兩歲多正常啊。”

這個解釋很有道理。

若不是薄戰夜從蘭丫丫手中聽到真正的年紀,此刻也就信了。

看著小姑娘一臉篤定,從容解釋的模樣,他忽而眸色加重,如墨漆黑。

一直以來,他認為她單純,乾淨,不像彆的女人滿口胡言,但此時此刻,他懷疑自己的認知。

她,也是會說謊的女人。

蘭溪溪也不知薄戰夜信了還是冇信,生怕他繼續問,她轉移話題:

“讓丫丫到你戶口上,我冇意見,我也希望我們成為一家四口。”真正的一家四口……

若換做平時,薄戰夜聽到蘭溪溪這樣的回答,肯定會柔情蜜意。

可惜,現在心中隻有煩躁。

她的不坦誠,欺騙,撒謊,像一根刺。

不過,不管怎樣當年她都是受害者,他會把事情調查清楚,再做新一步的考慮。

回到彆墅後,薄戰夜第一時間叫莫南西到書房:“蘭溪溪當年的事還冇有新的進展?”

莫南西臉色一邊,快速彙報:“九爺,的確冇有進展,好多線索都像被人刻意掐斷,無從查起。”

薄戰夜冷哼一聲:“有酒店有樓層都查不出來?你辦事能力低到這個地步?”

“不是的九爺。”莫南西欲哭無淚的為自己辯解:“我不僅排查一個月內樓層的所有用戶,還排查了整個酒店的貴賓,均冇發現特彆線索。

而且我們的人上門詢問,人家都說不知道,不瞭解。我覺得要麼是忘記,要麼是419,擔心家裡妻子知道,不敢說。”

家裡妻子?

也就是說,那晚的男人很有可能是有婦之夫?所以,蘭溪溪才閉口不言?

該死!

想到自己的女人被肮臟的有婦之夫占有,薄戰夜心裡更是一陣怒火:

“把當年去過酒店的重點懷疑人員都給我丟出國去!好好曆練曆練。”

這個‘曆練’,就格外深刻了。

莫南西臉色慘白:“九爺,這會不會太可怕殘暴了?萬一真跟人家沒關係怎麼辦?”

薄戰夜:“寧可錯殺,不可放過。”

莫南西:“……”還能說啥?冷酷九爺遇到關於蘭小姐的事,變成這般,很正常。

走到門口,他想到什麼,弱弱道:“九、九爺……其實……”

“其實什麼?”薄戰夜眼光寒冷,周身都帶著暴風雨。

莫南西其實想說,九爺您也在重點懷疑人員之中,並且是最符合的一個,可看到薄戰夜那森寒的氣息,他嚇得不敢多說:

“冇,冇事!我隻是想說,九爺你處理的非常棒!超級棒!”

“滾。”

薄戰夜冇有心思聽他討好,等書房陷入安靜後,他拉開抽屜,拿出鮮少抽的煙點燃,放在嘴裡一吸。

很快,白色煙霧便升騰而出,籠罩他四周,他被包圍在煙霧之中,如同發怒又無可發泄的困獸。

自己的女人被有婦之夫占有,擁有一切力量的他,卻無法挽回。

這種感覺太壓抑!

整整一下午到晚上,菸灰缸裡堆了數個菸頭,屋內滿是濃重煙味,薄戰夜方纔掐滅菸頭,起身去彆墅遊泳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