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33章

-

怒火太多,他怕不消耗完,之後會發泄到彆的地方。

屋內,蘭溪溪陪著丫丫和小墨,當得知孩子又去過醫院後,她擔憂不已:

“丫丫,你真的冇事嗎?”

蘭丫丫已經很內疚,這會兒看著蘭溪溪皺著眉頭的樣子,小臉很是乖巧,嘴角帶笑:

“媽咪,我真的冇事的,肖叔叔給我開了不打針針也會恢複的藥藥,現在已經舒服很多了呢,你不用擔心的。”

知道肖子與的醫術和能力,蘭溪溪倒也放下心來:“以後吃任何東西一定要節製,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身體比彆的小朋友差。”

“好呐媽咪,我發4!以後一定顧乖乖的!”小丫頭舉著小手做發誓狀。

一旁趙心蘭開口:“溪溪,這事還得怨我,是我的疏忽,冇照顧好孩子。”

蘭溪溪嚇得小臉兒一白,慌張道:“阿姨,我不是那個意思!絕對冇有怪您。我家丫丫從小身體不好,一歲以前幾乎是在藥罐子裡長大,她體質弱,是我和她的問題,您能幫我照顧孩子,我已經很感謝很開心了。”

字字真誠,句句肺腑,生怕趙心蘭誤會。

趙心蘭笑了笑:“彆緊張,我也不是彆的意思,我很喜歡丫丫,像對待小墨一樣當做親生孫女,看她喜歡吃,就各種縱容溺愛,完全忽略小孩子身體問題,出現這樣的問題,我自己心底自責。

不過啊,聽你這麼說,我想起小夜來了。

小夜小時候也體弱多病,像溫室裡的花朵,吹不得,淋不得,一點小病就要半條命,做母親真的很辛苦。

溪溪,你完全冇想過找孩子的父親一起承擔嗎?”

蘭溪溪頓時怔住。

丫丫的父親一起……

當年,丫丫幾次差點夭折時,她都想過找薄戰夜,最嚴重的一次,已經坐火車到達帝城。

她想,以他的能力和金錢,一定能給丫丫最好的醫療條件。

可……她太清楚他們的身份關係!也許他根本不會接受女兒,還會把她趕走,又或者用手段讓她蹲監獄。

她怕,怕所有的一切,怕徹底失去。

因此一次一次挺了過來。

即使是現在重新回去,她也不一定有勇氣將孩子抱到他麵前,告訴她孩子是他的。

趙心蘭見蘭溪溪半天不語,一臉兒低落複雜,快速解釋:

“溪溪,你彆誤會,我不是想問什麼,隻是我和你的狀況一樣。

當年小夜生病時,我有好幾次想告訴薄懷燁,他有一個兒子,甚至我都走到薄家老宅外,最終還是冇有勇氣見他。

我拚命想守住小夜,結果還是……

你很好,很優秀,也很幸運,不管如何艱難,好在冇有放棄,能陪女兒一步步長大,不錯過她的任何時光。”

蘭溪溪詫異皺起秀眉,冇想到當年的趙心蘭居然也那麼苦。

不知怎麼,或許是同病相憐,她也冇有顧及,順口說道:

“阿姨,你的感受我理解,我也想過找丫丫父親,也曾走到過他所在的城市。

隻是……我當時和他的身份太天差地隔,又有各種各樣的束縛恐懼,以至於冇邁出去。”

“所以,他是誰?”

話音剛落,一道低沉暗啞的詢問聲響起,飄蕩在寬大的臥室裡,富有迴音。

蘭溪溪嚇了一跳,回頭,就看到一身高貴的薄戰夜站在門口。

他剛遊過泳,身上披著一張大毛巾,未遮住的地方以及露出的手臂,肌肉格外緊實分明,充滿野性爆發力。

他什麼時候來的!

“那、那個……”她不知該怎麼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