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34章

-

趙心蘭看出她窘迫,開口道:“小夜,是誰不重要,過去的事何必追究呢?溪溪啊,去我房間,照顧我洗下背吧。人老了,都碰不到後背。”

“啊。好。”蘭溪溪乖乖點頭,跟著離開。

知道趙心蘭是在幫她,到房間後,她由衷感謝:“謝謝你,阿姨。”

“不用客氣,小夜他啊,就是愛計較。”趙心蘭溫柔開口,隨後拉住蘭溪溪的手:

“不過小溪,既然都是過去事,告訴他也冇什麼,你們應該勇敢的一起去麵對這件事,那個人。懂嗎?”

蘭溪溪尷尬:“……”

如果第三人,她還真有膽子說!畢竟嫌棄女朋友不是第一次的男人,並不是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!

可是,那個人就是薄戰夜他自己!

想到他之前冷厲殘忍的話語,她真的冇有膽子。

“阿姨,我知道的,我會找機會跟九爺坦白的。”

……

從房間出來後,蘭溪溪下樓喝了水,努力讓自己淡定,才上樓。

‘嘩嘩嘩~~’浴室裡細微的水聲傳出,他還在洗澡。

蘭溪溪快速跑過去躺在床上,望著兩個熟睡的小萌寶,伸手一人碰了下他們的鼻子:

“彆裝了,我知道你們又是假睡。偷聽是很不好的行為,快醒醒。”

然……

兩個小孩冇有反應,依然睡得香香的,鼻息裡也傳出勻速的呼吸聲。

看來,白天又出去玩,太累了?

‘嘩。’這時,浴室水聲戛然而止!

薄戰夜要出來了!

蘭溪溪快速蓋好被子,閉眼,假裝睡覺。

‘嗒嗒嗒……’一聲一聲靠近的腳步聲,如同踩在人的心尖,每靠近一步,心就緊縮一分。

當旁邊的位置塌陷下去,瘦小身姿被男人寬大胸懷包裹之時,她整個人緊繃。

他不是該睡對麵,中間隔著孩子?為什麼突然睡她身邊!

原本孩子是有利的條件,現在一下成為弱點,讓他們的位置很窄,不到一米。

更要命的是!之前蘭溪溪以為薄戰夜會睡對麵,特意背對,以至於現在她是麵對他的胸膛!小臉兒貼在她的胸口!

他冇穿衣服,剛洗過澡的肌膚溫溫的,熱熱的。

啊啊啊!太要命!

“之前的問題,是不是該給我個合理的解釋?”男人低啞磁性的聲音從上方灑下來。

蘭溪溪身子再次一緊。

聽不見聽不見,她已經睡著了,在夢鄉……

“彆裝睡。”男人一句話揭穿她。

甚至,他落在她腰間的手臂一用力,她整個人就被往上帶——

落在了與他位置一樣的地方。

蘭溪溪一睜眼,就對上那雙異常漆黑浩瀚,又異常危險如同暗夜裡蒼狼的眼睛。

好似,要將她整個人吞滅!

她說話的聲音都開始結巴;“我、我冇裝睡,我隻是發睏,在醞釀睏意而已,哪兒有你這樣打斷我的。”

小臉兒帶著窘迫,目光裡有閃爍。

薄戰夜都看在眼裡。

他望著她,沉寂大約五秒,方纔掀開薄唇:

“既然你不想說,那給我一個不想說的理由總可以?嗯?”

這是他最大的讓步。

他想知道她為什麼撒謊,為什麼不敢告訴他。

是不願和他敞開心扉,還是那個男人有什麼見不得人?

蘭溪溪看著他眼睛裡的幽光,知道他已經在微怒的邊緣,即將走向盛怒。

她手心捏緊,努力從唇裡擠出聲音:“我,我隻是覺得那晚的事已經是過去式,我……隻想好好跟你在一起,不希望因此影響我們的感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