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35章

-薄戰夜道:“怎麼會影響?我說過,希望我們坦誠相見,不管是身體,還是心理。”

下午他說的話,居然是這個意思!

蘭溪溪恍然,心裡更添一抹慌張:“你這麼在意,怎麼會不影響?再說,知道又怎樣?不知道又怎樣?”

“知道我就把他第三條腿廢了!”男人聲音冰冷。

想來想去也受不了一個有婦之夫碰過他的女人。

“咳!”蘭溪溪猛地咳嗽,小臉兒一陣慘白!

他……他也太過殘忍危險了吧!

要知道是他自己,他還說的出這話嗎?

薄戰夜望著暗淡燈光下蘭溪溪臉上的複雜表情,眸光幽深,修長大手挑起她的臉:

“所以,你是怕我傷害他,纔不肯說?”

“你心裡有他?想保護他?”

蘭溪溪一怔,隨即猛地搖頭:“不是!我發誓絕對不是!你不能理解成這個意思!

我……薄戰夜,你彆逼我好不好?你就當做當年的男人是你,不是彆人,還有那晚的女人也不是蘭嬌,是我,當年是你認錯了,丫丫是我們的孩子,可以嗎?”

她旁敲側擊,觀察他的表情,看他會不會那麼反對。

然,男人麵色冷沉:“這種事能當做?真想把你腦子挖開,看看裡麵裝的什麼!”

當年他連她麵都冇見過,小墨更做過親子鑒定,甚至,他親自在產房外看著蘭嬌從手術裡被推出來,怎麼可能會是彆人?當做彆人?

他道:“現在不想說我不逼你,但小溪,我還是希望你給我一個答案。

你不說,對我們的感情影響更深。並且——”

“我不希望在要你的時候,你心裡還裝著那個第一次的男人,好好想想我說的是什麼意思。”

說完,他翻身,起身,離去。

身邊位置突然變得寬鬆,空氣也不再迫人。

蘭溪溪卻整個人心底落空。

他的意思……

他的意思是她隻有說出來,才能真正對他坦誠相見,否則,他不會碰她。

太無措,無助,無力,萬千種情緒包圍她,今晚註定徹夜難眠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。

蘭溪溪果斷的貪睡,一覺睡到十二點。

等她起床時,彆墅裡異常安靜,空蕩,她洗漱好下樓,發現隻有趙心蘭坐在沙發上剝蓮子:

“阿姨,小墨他們呢?”

趙心蘭抬起頭,臉色自然友好:“小夜去工作,帶小墨和丫丫一同過去了。小夜還說你昨晚冇睡好,讓我彆吵醒你。”

話語平淡冇有任何彆樣意思,但‘昨晚冇睡好’這話太讓人浮想聯翩了!

薄戰夜居然是這樣跟老人交代的嗎?

不過,即使在生氣的情況下,他依然照顧孩子,不在孩子和母親麵前表露出來,甚至關心她睡眠,實在稱得上溫柔沉穩,體貼退讓。

蘭溪溪心裡的委屈逐漸轉換為愧疚。

若當年她第一時間否認自己不是蘭嬌,之後也冇有選擇蘭嬌的交易,她和他會不會有彆樣的結局?

至少,現在不會讓他難受。

“溪溪啊,廚房裡有早餐,不過我馬上做午餐了,你可以陪我一起用午餐。”趙心蘭麵容慈祥的站起身,一邊說:

“明天我的親戚朋友要來,可能得辛苦你兩天。之後我就回去了。”

“啊?”蘭溪溪驟然回神,快步下樓:“阿姨,怎麼回事?你為什麼要回去?”

趙心蘭笑了笑:“彆急不是什麼大事,是我在城裡住著不習慣,我想回去隨便做點什麼,還有朋友們陪我說話嘮嗑。以後你和小夜想回來,隨時都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