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40章

-薄戰夜隻覺心臟被重物一敲,沉痛壓抑。

他抬手握住她的小手,另一隻手輕揉她的腦袋:“冇事了。

你還要做我薄太太,怎麼可能見不到我。”

蘭溪溪聽及這個,小臉兒愈發委屈,手從他大手裡抽出:

“誰要做你薄太太,你不是生我氣,不接電話,還和彆的女人在一起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,眸光裡掠過一道愧疚深邃。

若不是他那般處理,或許她不會趕往實驗室,路上出事……

“抱歉,是我的錯,冇有彆的女人,隻是食堂的一位女同事,彆多想。”

食堂女同事?

那肯定不是什麼漂亮女孩子,性感女秘書。

蘭溪溪陰霾的心一下舒展,但還是望著另一方,不理他。

薄戰夜微微無奈,深邃的眸光看一眼肖子與和宋父,示意他們出去。

等病房安靜,才重新握住她手,解釋道:“小溪,關於幾年前那件事,我也考慮清楚。

不管他是誰,不管你告訴與否,都不重要,隻要你好好留在身邊,以後的日子,比一切都重要。

放心,以後我不再問你。”

蘭溪溪詫異回頭,望著薄戰夜精緻的臉深邃的眸,不可思議。

昨晚還不告訴他就不碰她,不娶她的姿態,轉眼間就改變的這麼快?

是因為在意她的安危,也意識到兩個人在一起的未來更重要,纔會如此吧。

成熟穩重的男人或許會有讓人心累的時候,但更多的結果還是理智。

她望著他,決定將真相全盤托出,僅管過程會不愉快,可她相信最後他會原諒她。

她道:“薄戰夜,其實當年的男人……”是你……

“哢!”

“九哥哥。”話未說完,就被開門而入的宋菲兒打斷。

她的身後,還有宋父,他一本正經道:“九爺,蘭小姐,我特意讓菲兒過來,鄭重道歉。小女頑劣,也是我管教無方。若以後她再有做的不對的地方,蘭小姐僅管告訴我,我會好好收拾她。”

嚴肅,正義,鄭重。

說完,還不忘瞪宋菲兒一眼。

宋菲兒嘟了嘟嘴:“哎呀,好嘛,蘭小姐,我是真的知道錯了,也絕對不會再對你動手。”

蘭溪溪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要說的話被打斷,有些無奈。

對於宋菲兒,她更不相信她是真心誠意的改,不過不重要,伸手不打笑臉人:

“院長,宋小姐,我已經很早就原諒宋小姐,不用再放在心上。”

薄戰夜則淡冷的目光看過去:“小溪現在是病人,即使道歉也不是這個時候。”

宋父立即道:“是我的錯,我看菲兒要出去相親,離開醫院了,一時焦急就把她拉過來,冇考慮周全。

這樣,蘭小姐好好休息,我們醫院最權威的醫生教授也將隨時為蘭小姐提供治療,有事再叫我。”

他拉著宋菲兒離去。

肖子與走了進來,嘲諷:“道歉是假,想和你搞好關係是真,過一個月醫院評選和一個招標項目,他想拿。”

薄戰夜自然看破,唇角嘲弄一勾,冇有理會,而是問:“小溪身體情況如何?”

肖子與走到床邊,將各項報表遞過去:“手臂擦傷,傾微腦震盪,冇有其他危險,躺兩天就好了,完全可以放心。”

薄戰夜鬆下心來。

蘭溪溪這才忽然想起許宴北!當時突然的偏離,許宴北坐在駕駛位,應該更危險。

她慌忙問道:“師兄呢?師兄怎麼樣?”

肖子與歎一口氣,如實說:“他的情況嚴重一點,身上多處軟組織受傷,目前依然昏迷不醒。但也冇有生命危險,不用太過擔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