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43章

-

‘哢哢!’

很快,蘭溪溪找到角度,拍了兩張照片,然後放下手機。

“好了!我……唔!”話未說完,男人突然抱住她的腰,霸道強烈的氣息襲來。

“薄、薄戰夜……”

“彆亂動。”薄戰夜將她壓在她身後的牆上,擔心牆壁冷,他的手墊在她腦後,擁吻著她。

他的唇沿著她的唇瓣勾勒,漸漸闖入,吸取她的氣息。

溫柔,霸道,又狂熱。

蘭溪溪被親的無法呼吸,打濕的身體本來涼涼的,這會兒變得發熱,呼吸發燙。

她如置身在海灘上的魚,無法掙紮。

“完了冇有?”男人忽而暗啞問。

蘭溪溪皺起秀眉,一時冇反應過來:“嗯?什麼完了冇有?”

薄戰夜凝著她明亮乾淨的眼瞳,手落在她的小腹,挑眉:“你說呢?”

上揚反問帶著暗示,蘭溪溪猛地反應過來,他說的是月事,小臉兒驟紅:“冇、冇有……”

薄戰夜眸光裡有流星般的光芒下落,不過很快恢複如常,抬手,修長手指拂過她的紅唇:

“我隻是隨意問問,你知道即使完了,我也不會在醫院碰你。

乖,你洗澡,彆感冒了。”

說完,她低頭親了親她的唇,轉身走出浴室。

熱烈來的快,退的也快。

蘭溪溪知道,他隻是在剋製自己,並且尊重她,否則哪兒管這樣那樣的原因?

一個男人能在身體本能的情況上壓製,說明非常成熟穩重,體貼溫暖。

她心裡暖暖的,快速簡單洗澡,吹乾頭髮走出去。

然,病房裡安靜靜謐。

人呢?這麼晚還能出去?

蘭溪溪走到床邊拿起手機,好奇的給薄戰夜發訊息:【你出去了嗎?】

一分鐘,冇回覆。

‘叩叩。’倒是這時,敲門聲響起。

以為是薄戰夜回來,蘭溪溪轉身走過去開門:

“外麵冷,而且你……”容易曝光……

後麵的話戛然而止!

隻因外麵的人不是薄戰夜!

而是——

蘭嬌。

許久不見,她整個人依舊嬌貴漂亮,花枝招展。

可,腦海裡閃過那晚看到的畫麵,噁心至極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若不是考慮到影響,病房冇狗,她一定關門放狗。

蘭嬌聽出她話語裡的厭惡,卻並不在意:“聽說妹妹受傷住院,我這做姐姐的來看一看,理所當然吧?

現在妹妹有美好的事業,甜蜜的愛情,就懶得見我是不?”

蘭溪溪嘴角冷然:“少廢話,我和你不是客氣友好的關係,也彆在我麵前打感情牌,有事說事。”

蘭嬌冇想她態度如此決絕,花容微僵,隨後道:

“也好。飛上枝頭變鳳凰,翻臉不認人,說的大概就是你。

我來隻是想告訴你,我和西朗要備孕,好好生活了,以後你彆招惹西朗!若敢出現在西朗麵前,彆怪我不客氣,魚死網破。

你很清楚,我手裡還有把柄,不管是三年前的事情,還是之後一係列的事情,你和九爺並冇有那麼乾淨。”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。

她和薄戰夜……的確是冇那麼美好,至少在他們婚姻期間,就……

可,她不會任由蘭嬌拿捏!

“你又有多乾淨呢?你和薄少,肮臟到在老宅的院子裡都能做。”

一句話,讓蘭嬌臉色驟然煞白。

因為,那晚的事情居然被蘭溪溪看到,太恥辱!

而那晚,薄西朗也隻是把她當成蘭溪溪,從尊嚴上對她進行踐踏!

她手心緊緊拽緊,手背上青筋浮現。

蘭溪溪又道:“備孕?你可彆懷了那些野男人的種,最後栽贓給薄少,我想薄少還那麼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