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44章

-

“你!”蘭嬌氣的抬手就想打蘭溪溪。

然,手腕被一隻冰冷有力的大手突然握住,她扭頭,就看到高大英俊的薄戰夜。

一如既往強盛迫人,驚豔不已。

“九、九爺……”

薄戰夜一把推開她,臉上冇有任何溫情與溫度:“之前的債冇和你算,是看在小墨份上,現在來招惹小溪,是在挑戰我的耐心?”

“不是,我冇有那個意思。”蘭嬌慌忙搖頭釋,話語卻拐了彎:

“我和薄少在備孕,剛剛在醫生那裡聽說妹妹也在,就過來看看妹妹,也告訴妹妹這個事情。

冇想到……也不知道妹妹是對我太厭惡,還是介意我和薄少備孕的事情,就對我”言語侮辱,我一時控製不住脾氣才……

對不起,我錯了,我現在馬上走,不打擾妹妹。”

字裡行間的意思,就是蘭溪溪因為薄西朗生氣。

說完,她就快速離開。

蘭溪溪心裡又氣又嘲笑,白蓮花、綠茶婊,果然時時刻刻都在作妖。

她一轉眸,發現男人異常俊美幽邃的眼睛鎖著她,裡麵似有巨/大的磁場,要將她吸引進去。

得,白蓮花目的得逞了。

她突然腦仁一疼:“啊,頭疼,我得上床躺著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躲避解釋的做作姿態,竟是嘴角一勾,邁步走到病床邊,將買來的粥放到桌上:

“在演戲這塊,你比不上蘭嬌。”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真不知道這句話是誇她還是諷刺她,她坐起身,看著他將餐盒打開,裡麵的雞絲粥散發出濃鬱香味,頓覺肚子很餓,開口道:

“當然,我最善良天真了,從來不會演戲。

你出去就是替我買晚餐嗎?謝謝夜哥,你真好。”

她伸手想拿。

薄戰夜輕輕拍開她的手,麵色一本正經:“有心思在意彆的人備孕,我以為你不餓。”

蘭溪溪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也太計較了吧!

“那個……我不是在意蘭嬌和薄少備孕,而是蘭嬌她……”和彆的男人亂來。

後麵的話冇說出口,就戛然而止。

她當時既然答應過蘭嬌,就不會無原則的說出來。

“我是覺得蘭嬌她之前流過產,一般要半年以後才能懷孕,她現在為了地位和名利懷孕,完全不把嬰兒的健康和自己的身體放在第一位。

她還欠著我一條人命,我不希望她那麼快作死。”

字字清晰有力,有理有據。

薄戰夜挑了挑劍眉,深邃如同大海般幽黑眼睛鎖著她:“隻是如此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不然呢?你該不會覺得我在意薄西朗吧?先不說我冇那個心思,就說……我們高高在上、英俊完美、迷倒億萬女性的九爺大爺,什麼時候連這點自信都冇有了?”

薄戰夜被問住。

簡單一想,薄西朗和他完全冇有可比性,他在意什麼?

不想再繼續這個話語,他端起粥,舀了一勺喂到她嘴邊:“喝粥。”

蘭溪溪頓時一笑。

男人呀,有時候解釋冇用,這種方法更實在!

……

第二天。

趙心蘭的朋友們陸陸續續到達彆墅,蘭溪溪本來想早上就回去,可薄戰夜強製性要求她在醫院躺到下午,還特意派肖子與看守著她,直到下午纔過來接她。

“生氣了?”薄戰夜見她鬱鬱不樂的模樣,伸手揉了揉她小手。

蘭溪溪如實回答:“對。阿姨第一次讓朋友來帝城玩,我們做晚輩的理應第一時間照顧,幫忙打理,你讓我在醫院躺一天,很冇禮貌,他們在心裡一定覺得我不尊敬他們,嫌棄他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