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49章

-趙心蘭一直關注薄戰夜新聞,自然知道眼前這位便是蘭嬌母親,也是‘迷信棄女’的始作俑者。

她冇有很好印象,隻是看在蘭溪溪關係上,友好道:“嗯,我知道,我現在已經不在意了。那個,我心情不太好,先上樓休息,你們慢慢玩。

溪溪,不要再在意啦,他們都是一群冇見過世麵的粗人。”

說完,她轉身上樓,並冇有熱情迎接蘭父蘭母,更冇有單獨打招呼。偏偏話語裡的客氣,又讓人挑不出刺來。

蘭母一臉尷尬。

她今晚聽說趙心蘭要宴請老家的朋友,特意找準時間趕過來,為的就是混眼熟,插、進這段關係裡。同時也料定蘭溪溪不敢當眾可她難看。

可哪兒想到是這樣的場麵和結尾?

她看向蘭溪溪:“溪溪啊,你彆在意,你放心,爸媽支援你,是站在你這邊的。”

嗬。

現在會說討好人的鬼話了?

蘭溪溪可冇忘記以前他們是怎麼對她的,她精緻小臉上冇有多餘表情,隻冷冷淡淡道:

“我也累了,你們請回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蘭母生氣,她都親自上門了,哪兒有這樣處事的!

蘭富城卻一把拉住她,和顏悅色笑道:“溪溪今晚累,我們就不打擾了,溪溪,有事或者有需要幫助的地方,隨時聯絡我們。”

兩人手拉著手走出彆墅。

蘭母臉色不悅:“你為什麼拉我?那丫頭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。”

“你懂什麼,冇看九爺臉色很冷?再待下去,我們也會跟著遭殃。”

“都怪宋菲兒和那群刁民!”

“刁民?你說誰刁民??”一道特彆大的陰陽怪氣聲音響起。

蘭富城和蘭母扭頭,就看到口裡那群‘刁民’正站在路邊,一個個怒氣沖沖,嘲笑不已:

“有的人啊,大女兒攀附不了九爺,就換小女兒攀附,生的女兒就是拿來攀附有錢人的吧。”

“還有的人啊,之前不認女兒,現在女兒攀附上九爺了,又狗腿巴巴跑過來討好,可真不要臉。”

“一家都不是好貨色。”

“看打扮的那風騷樣,如果有富貴之人看上她,怕是自己年到五十,也會去攀附有錢人吧?”

“老賤貨!”

話語無比粗魯,惡俗不堪。

蘭母何時被人這樣罵過?當即氣的臉色發紅髮紅:“你們罵誰呢!再罵一個給我試試?”

“罵就罵,說的就是你,老騒……”

“砰!”那婦女的話冇罵完,一個名牌女包就猛地砸在她頭上,劇痛無比。

她‘啊’一聲尖叫,當即捂著頭大叫:“打人了!殺人了!這潑婦無法無天了!”

和她一群的領居們被趕出來,本就心裡有氣,現在見到這樣的畫麵,自然不管不顧,圍上去就逮著蘭母群毆:

“特麼的有錢人了不起?”

“有錢人就該動手?”

“打死你這高高在上的有錢人!”

“老賤人!”

“啊!救命!救命!”蘭母被圍在中間,打的鼻青臉腫,全身發疼。求救聲慘絕人寰。

蘭富城看到如此,自然衝上去:“反了天了!你們這群刁民!放過我老……”婆……

“啊!”

一個拳頭狠狠捶在他眼睛上,下一秒,他直接眼前一黑,暈倒過去。

……

屋外戰爭猛烈,屋內無比安靜。

膈應效果極好的彆墅,聽不見外麵聲音。

薄戰夜看著眼前乖巧瘦弱的小姑娘,眸色裡滾動著深邃星光,上前,抬手落在她小腦袋上:

“冇事,你已經做的很好,彆去在意不該在意的人和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