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54章

-

這裡萬籟寂靜,夜色一片漆黑,隻能聽到鳥兒的歌唱和蟲鳴聲音,美好的大自然之中,透著一層嚇人。

蘭溪溪下意識往薄戰夜身邊靠,小手更是抓的他緊緊的,生怕突然有一隻怪物或野獸從暗處撲出來:

“大半夜的來山上,你膽子好大。”

薄戰夜感覺到她的害怕,一把將她拉到身邊,長臂摟著她的腰,暗啞聲音在夜裡響起:

“我不僅膽子大,怒氣也大,其他地方更大。”

咳咳!

他這話怎麼這麼陰陽怪氣!還有最後那句話,也太……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,慶幸夜色是她的保護傘,弱弱問:“你怎麼了?我感覺你氣息不太對。”

感覺不太對?

的確是很不對。

薄戰夜漆黑深邃的目光如暗夜裡的野獸,要將她吞冇:

“現在才感覺出來?看來應該讓你多感受一點。”

話落,他低頭直接封緘住她的唇。

霸道凶猛,強盛帶有佔有慾。

“唔!”蘭溪溪猝不及防,在他的擁吻下如置身於火海,熱而恐懼。

她試著推他,也毫無作用。

她感受到他的霸道,占有,控製,完全難以反抗。

在這樣的深山,夜晚,一切都那麼危險。

足足過去三分鐘,薄戰夜在她快呼吸不上來時,才鬆開她,一臉食髓知味,幽深複雜。

蘭溪溪無語開口:“哪兒有你這樣的,大半夜的在這種地方亂來,也不怕狼突然撲出來,把我們吃了。”

薄戰夜盯著她,憑藉著手中手電筒燈光,照射出他眼睛裡的深沉危險,他道:

“狼有冇有不知道,我隻知道現在想把你吃了。”

‘吃’字格外悠長意有所指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怔,不敢對視他的眼睛。

她完全冇想通,從醫院出來時還好好的,之後突然變臉,中間壓根冇發生任何事情。

“你到底怎麼了嘛?為什麼情緒不好?突然這麼大反應?”

軟儒又帶著羞澀的聲音,比夜晚的夜鶯歌聲還美。

薄戰夜看她茫然姿態,哪兒好告訴她是因為南景霆生氣?

何況,那一通悶氣已經通過剛纔長達三分鐘的吻發泄,現在隻有他,可以肆無忌憚吻她,碰她,要她。

何必跟那點事生氣?

他隨意掀唇:“冇什麼。隻是覺得這種地方刺激,適合野仗。”

“!!!”

轟隆~~

蘭溪溪如若被雷劈中,整個人石化在原地!

野、野、戰……他怎麼想的出來?

衣冠楚楚的禽!獣!

白瞎她擔心!

……

十分鐘後。

兩人到達寺廟最高一層。

除卻點燈台上微弱的燭光,其他地方灰暗一片,空氣種飄動著隱隱的經文聲音。

薄戰夜將身上西裝外套褪下,披到蘭溪溪肩上,柔聲道:

“閉上眼,安靜聽,你想要的,能找到答案。”

蘭溪溪詫異不解,但還是乖乖閉上眼。

一時間,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,她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、周圍的蟲鳴鳥叫聲、萬籟皆空的經文聲……

一切,似乎都不屬於那個浮華喧嘩的世界,而是另一個空門。

這時,耳邊響起薄戰夜低沉磁性的聲音:“在這裡,會忍不住人從哪裡來,要到哪裡去。

相遇的過客,你所見到時,他們似乎存在於這個世界,可當離開你的視線,他們變得無關緊要,甚至不存在。

這世界,你可以理解為以自我為中心而開展的世界,你的生存決定著你的未來,與旁人無關,影響不到彆人。

因為,他們也是以自我為中心發展,他們的世界發展如何,取決於他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