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55章

-

蘭溪溪瞬間頓悟。

不管她是禍害也好,福星也罷,她的世界隻決定著自己,其他人也是如此,根本無禍害一說。

她忍不住睜開眼,眼睛裡倒映著不遠處的燭光,看起來明亮漂亮:

“你怎麼懂這麼多?除了科學實驗,難道你還學過奇妙的人生學?”

薄戰夜笑了笑,解釋:“最大的學問是我們自己本身所有過的經曆,看透,比任何知識重要。”

高高在上,富有哲學。

蘭溪溪看著他儒雅矜貴的姿態,小臉兒變得心疼起來。

能說出這樣的話語、能看透人生,得曆經過多少生生死死?

她忽然想到今天冒出來的隱蔽保鏢,如果不是很危險,上麵不至於派人特意保護。

突然,她也意識到自己認識的隻是現在的薄戰夜,對他的過去,一無所知。

“夜哥,能跟我講講你的過去嗎?我想瞭解你,不管是從前還是過去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我以為你在說身體,不管裡麵外麵。”

“咳咳!你正經不過三秒是不是!”蘭溪溪臉紅成豬肝色,一拳錘在他胸口,力道並不大,像是羞赧時的撒嬌。

薄戰夜順勢包裹住她小手,親了親她手背,柔和說:“比起你想瞭解從前過去,我更喜歡你瞭解裡外,上下。難道不正經?”

蘭溪溪無語:“……”

她從冇有見過誰把不要臉說的這麼一本正經,理所應當,翩翩風度,甚至都找不到話語反駁他。

她忍不住道:“那你說不說過去?不說我們回去了。”

“說。”薄戰夜配合回答,對於她的小生氣和要求,似乎有求必應,寬容寵溺。

他牽著她,幽深目光望著外麵月色照映下的朦朧山脈,緩緩道:

“當年進入薄家,第一杯茶裡就被人下毒放藥,大病半月,天天洗胃解毒。

之後五天一次小意外,十天一次大意外,幾次差點丟到性命。其中一次,若不是宋菲兒替我擋災,我可能已經不存在與這個世界。

我摸索到老宅裡大多數人都不喜歡我的存在,父親也隻是不喜血緣流落在外,礙於麵子才領我回去。

唯一心疼我,且心地好的人是四伯,他在救我後,告訴我要好好活下去,隻能讓自己足夠有價值,併發現我智商高於常人,讓醫生做測試。

因為這項測試,奶奶對我刮目相看,決定重力栽培,同時命令家裡其他人安分守己。

我遭遇的意外小了許多,但刁難,冷漠也愈發增加,對父親而言,我越優秀,越提醒著眾人他當年不光彩的事蹟,後母自然也是如此。同齡孩子由於比不上我,針對欺負亦自然。

那個家,冇有任何親情與溫度,冇有留下去的必要。

從七歲開始,我讀書住校,暑假參與野外訓練營,常年不在家。一直持續道高中畢業。

這樣的辦法減少許多麻煩,但同樣危險增大。

在外麵,可以死於意外,也可以死無對證,每一天的學校生活、每一次的野外營,都是實戰生存,稍有不慎,便毫無機會。我現在能有麵對生死的心態和能力,也算是那十幾年大難不死的成果、

不過,人向來都是越挫越勇,努力反抗,高中提前畢業,考入財經大學後,我便一邊學業,一邊接手公司業務,短短一年,從小職工坐上總經理職位。再之後,經手各種各樣項目,簽訂不少合同,壯大薄氏。

大家對我的算計,我會在商業以及股市上反擊,令他們血本無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