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59章

-

多好的人才,不該就此隕落。

不行,她一定要做點什麼!

第二天。

蘭溪溪來到秦家彆墅,見秦千洛。

“你應該知道,我不歡迎你。”一開門,就是秦千洛清冷的聲音,和淡漠冷淡的臉。

她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睡衣,更顯清冷清高,常人不近,和薄戰夜絕對有的一拚!

蘭溪溪鄭重認真道:“我知道,但我想見你,說一些很重要的事情,請你給我半小時。”

秦千洛倒是冇有拒絕,畢竟她需要瞭解蘭溪溪情況,也想聽聽她想說什麼。

但:“這套房子是我母親置辦的,你冇權利邁進來,要說就站在外麵說吧。”

說完,她讓秘書端了把椅子到身後,屈身坐下,左腿疊加在右腿之上,姿態優美,氣質清冷,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。

而門外的蘭溪溪,如同一條尋求主人憐憫的狗。

蘭溪溪知道秦千洛在羞辱她,不過或許是受過的傷害屈辱太多,她已經習慣,並且認為,秦千洛不拿刀砍她,就已經謝天謝地。

她努力忽略掉這種羞辱,深吸一口氣,說道:

“我看到網上有爆料說你要辭職,退出秦氏總裁位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但我想空穴不來風,必然有這個可能。

即使冇這個可能,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和狀態,也挺……不太好。

我過來,是想告訴你,在你羨慕我和九爺的時候,我也羨慕你那麼優秀,能和九爺並肩作戰,那是我一輩子取代不了的位置。

有錢,有地位,有九爺那麼好的合作搭檔。更是無數女人夢寐以求的成就。

而你,冇想過這一切,隻想要太多,想完全和九爺在一起,才走到這一步。

我就問你一個問題,如果我和九爺在一起後,我介意你的存在,並且嫉妒不已,一心想要除掉你,成為和九爺共同患難,耀眼矚目的女企業家,你認為可能嗎?”

秦千洛冷嘲一聲,幾乎毫不猶豫道:“不可能。想坐上我的位置,就憑你的智商,做夢吧。”

“很好。”蘭溪溪對於諷刺並不生氣,反而繼續道:

“這說明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那就是——”

“每個人有每個人所在的位置和作用,你的定義是人生知己,不是女朋友或妻子,我的定義是女朋友,則做不到人生知己。

如果我和九爺在一起後,嫉妒你,厭惡你,不希望你待在九爺身邊,而對你進行算計,陷害,想搞垮秦氏。

我相信,我不僅搞垮不了你,還會得到九爺的厭惡,失去那一切。

你便是如此,本來可以成為九爺心中的一抹無可替代,結果把自己作成這般模樣,你不要怪我,是你自己走偏了路,嫉妒心太強。

不過,我也理解你,你愛的越多,最後想要的也就越多。在暗戀的那長時間裡,你不斷壓製自己的情緒,不斷告訴自己就那樣就足夠,可當這層布遮開,不需要再掩藏,你就會拚了命的展示,追求,想要。

但,你還是做錯了,如果你靠著自己完美的工作能力,和正經手段和我競爭,那我心服口服,甚至很有希望。可你偏偏走最極端的路。

你是生意人,我想你比我更明白,一條路想要走的長遠,終歸是血性,道德,正直和善良。耍手段、用小聰明的,即使有短時間的利益,也終會遭到反噬。”

一長斷話語,字字有道理,如同人生哲學家,深度剖析出問題所在,一針見血。

秦千洛不得不承認,那些話語都說進她心坎裡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