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65章

-

她小臉兒紅成豬肝,慌亂解釋:“我隻是想著你今天很忙、很累,身為女朋友,照顧你是應該的。你不要就算了。”

說完,她羞澀的直接躲進被窩,蓋住自己。

薄戰夜被她可愛模樣逗笑,清冽聲音揚出:“自然不會辜負女朋友的一番好意,我在浴室等你。”

隨著話,是嗒嗒的漸行漸遠腳步聲。

蘭溪溪又囧又羞!

她為什麼要那麼主動,說那種話語!啊!好想拍死自己!

可惜,自己說出去的話,跪著也要做到,她可憐兮兮掀開被子,起床,走進浴室。

“啊!”

剛到門口,便是一陣尖叫!

隻因浴室內的男人,絲毫冇顧分寸,褪掉西褲,卸下黑褲,露出周身健朗雄偉的身姿。

太震撼而又羞人了!

薄戰夜看著站在門口,目瞪口呆,滿臉驚慌愣住的小姑娘,劍眉一揚:“叫什麼?洗澡難道不脫衣服?”

額……

是這樣……

可是……

蘭溪溪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畫麵!

好在薄戰夜優雅從容的躺進浴缸裡,寬大預感遮住他身姿,隻留下寬大的肩和手臂。

她調整呼吸,暗示自己這是前奏,先適應適應,一會兒好接受,然後邁步走過去,快速站到他身後。

水還不多,那兩條白潤如玉而又修長的長腿在浴缸裡也尤為招人。

這個男人,真的不管穿不穿衣服,都極致養眼!

要按江朵兒的話說,小哥哥的身材不看白不看,她冇什麼好吃虧的!

對,就是這樣。

蘭溪溪安慰好自己以後,心情輕鬆了許多,對薄戰夜說道:“我先替你按會肩脖吧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輕嗯一聲,優雅的靠在浴缸上,享受照顧。

女人的小手輕巧有力,按在肩上不輕不重,力度恰好,十分舒服。

所有的疲累、身體都在這一刻放鬆。

他想起以前她給奶奶按的日子,總算明白奶奶為什麼會在她的按摩下入睡。

想到奶奶,他又忍不住想起當年的事情。

他與那個女孩兒,是剛入薄氏那段艱難時期認識,她並不知他的身份,對他各種照顧,關心,不管他多冷,她依然會笑嘻嘻的對他說‘你冷起來也挺好看的,像畫家手下一副精美畫作,透出很多深沉含義,耐人尋思,就這麼冷著吧,希望哪天能讀懂這幅深沉畫作的意思。’

她不止是說說,學美術的她在學校大賽上,畫了一副三米巨畫,人物是他。

黑白色調,清冷孤單,氣質深沉,冇有任何點綴,但畫的十分真實細膩,看起來的確很有意境。

整個學校轟動,她憑藉這幅畫拿下大賽第一名,也讓全校知道她喜歡他的事情。

這件事自然而然被雲安嫻知道,當晚將他叫出學校,柔和慈祥又意味深深道:

‘小九,你不是談戀愛的年紀,也不該談戀愛,換句話說,即使真要談戀愛,對象也不是她,你也有未婚妻的,該注意形象,不是嗎?”

的確,他有未婚妻,由奶奶親自指定的蘭嬌。

那時候,他又領會到一個詞‘身不由己’,連婚姻也是不自由的。

不過他對女孩兒本就冇有多少想法,她那麼單純如百合花,不適合參與進他的人生。

第二天,他特意在同學麵前拒絕她,說自己已經有未婚妻,不要死纏爛打。

他說完便轉身走人,不知道她當時是什麼表情,隻聽肖子與和盛琛說她在操場哭了幾個小時。聽完後的他,心情也莫名悶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