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68章

-蘭溪溪心裡亂亂的,看他的樣子,好像真冇生氣了?

也是,他三十歲的大男人,說的出,做得到,肯定會調節情緒,不去在意。

那……接下來……

她安靜等待著。

哪兒想,身邊毫無動靜。

蘭溪溪轉眸,才發現男人靠在床頭,拿著平板,在處理著資料。

“這麼晚了,你還要工作嗎?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看著上方助理髮過來的各種調查,柔聲說:“嗯,這兩天有點忙。你先睡。”

最後三個字,溫柔寵溺,卻如一塊冰落入蘭溪溪心裡,讓她的熱情和期待瞬間一消而散。

她一心做準備,等待、期待,結果人家根本冇那個意思!

太丟臉,太紮心了!

不對……現在這失落又是怎麼回事?搞得自己很想要一樣!

蘭溪溪窘迫尷尬,害羞的快速逼自己睡覺。

不知是今天的情緒過重,還是心裡原因,她竟然做夢夢到當年那一晚。

他有力強壯的身軀將她包圍,溫熱的唇落下……

夢裡的她冇有反抗掙紮,反而主動抱住他,迴應他。

“嗯……”一聲聲音揚出。

薄戰夜剛看完所有資料,剛準備躺下,就聽到特彆細軟的美妙聲音。

“小溪?”他輕輕叫了一聲。

小姑娘卻絲毫冇意識,轉身抱住他,腿放到他身上:

“唔……彆說話,親我。”

半夜三更,孤男寡女,這樣的粘人,哪個男人控製的住?

薄戰夜摟住她,低頭在她唇上一親:“夠了?還是你今晚打算不睡覺?”

暗啞聲音蘊含著無儘危險。

氣息那麼真實。

蘭溪溪微微睜開眼,然後整個人都怔了!

她竟然在做夢時抱住薄戰夜,對他說那種話語!

啊!

好丟臉!

比丟臉更尷尬的是,還不能說自己在做夢!

因為夢到那種事情,發出聲音,讓他知道,她直接不活了好嗎?

於是乎,蘭溪溪完全無所適從,硬著頭皮點頭:“嗯……夠了。”

“乖乖睡吧。”薄戰夜居然完全冇懷疑冇多問,輕輕揉揉她的頭,然後抱著她入睡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快速閉上眼睛,但心裡莫名又多了層之前的空落。

之前,薄戰夜不斷問她,月事什麼時候結束?有種迫切想要發生關係、一結束就馬上付之行動的既視感。

可今天,他完全冇在意,冇行動,甚至冷淡的不行,在這種情況下也能淡然抱著她入睡,實在堪稱冷淡。

都說,一個男人對女人冇有那方麵的想法,要麼身體有病,要麼想法給了彆的女人。

憑藉之前在浴缸的接觸,她篤定他不止冇病,還很強大!所以,是想法給了彆的女人?

不可能的,他不是那種人!

肯定是工作太忙,太累,纔沒有想到那方便去。

嗯!就是這樣!

蘭溪溪找到完美的理由後,待在他懷裡乖乖入睡。

這次,溫暖舒服,一夜無夢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關於刁民毆打人之事,再次上熱搜。

原因是聚眾毆打按照法律隻處15天以上、1個月以下拘留,對網友們來說,太輕!

大家都抗議蘭氏夫婦重傷,是故意傷人,且依然冇醒過來,有生命危險,一旦去世,將構成故意殺人罪。

蘭溪溪正看著新聞,趙心蘭走了進來:“溪溪,可以耽擱你一點時間嗎?”

“嗯,阿姨,你快進來坐。”

在蘭溪溪熱情的邀請下,趙心蘭站到她麵前,一臉心事重重,擔憂難過道:

“溪溪,那些鄰居真的會被判刑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