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37章

-

蘭溪溪心底一亂,緊張的看著眼前男人精緻明顯的喉結,擠出聲音:

“九,九爺……你要做什麼?快讓開,我要回病房。”

薄戰夜淡淡噙著她,掀唇,很有耐心問道:

“回去拿手機?”

“嗯!”蘭溪溪狠狠點頭。

下一秒,男人就抽出她手中的手機,拿起來,放在她麵前: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額!”撒謊被抓現行,也太慘了吧!

蘭溪溪窘迫的抓抓頭髮,尷尬發笑:

“那個……我冇注意!原來手機在手上呢!既然手機找到了,那我就回去照顧丫丫吃東西,謝謝九爺,謝謝。”

說完,她想溜。

薄戰夜握住她的肩一拉,將她拉回來,俯身,目光直直的盯著她:

“女人,你在躲我?”

是肯定句,不是疑問。

蘭溪溪小臉一白,猛地搖頭:“冇有冇有!絕對冇有!”

她信誓旦旦,話落,卻發現男人以一種完全不信,坐看她表演的姿態望著她,好似她在撒謊。

“好吧,我的確撒謊,是在躲你。”

薄戰夜麵色一沉。

他就知道,每次去找她,她不是不在就是在上洗手間,太過明顯。

“為什麼?”他又不是吃人的老虎,還能吃了她不成?

對蘭溪溪而言,比吃了她還可怕!

她隻要一看到他,就會想起前兩晚他問出的那句話語……

很讓人侷促,尷尬好吧?

不想提,她抿抿唇:

“你馬上與姐姐結婚,名義上我該叫你姐夫,我們的關係,理應保持距離。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妥。”

聲音理所當然,小臉毫無情緒。

明天他就要與蘭嬌舉行婚禮,她竟還是這幅淡漠冷淡的姿態?

薄戰夜心裡湧起一團剋製不住的火。

雖分不清自己對她到底是什麼感情,但莫名的,並不想和這個女人徹底劃清關係,就這麼放過她。

他抬起修長如玉的手指,捏住她的下巴:

“如果我說不娶了呢?嗯?”

聲音往上,充滿冷凝的質問。

蘭溪溪瞳孔狠狠一震,如同八級地震:

“你說什麼?不娶姐姐?”

婚禮已經舉國皆知,他怎麼能不娶?

薄戰夜不理會蘭溪溪的震驚,將她的臉挑起來,對視她黑亂的眸:

“告訴我,如果我不娶蘭嬌,我對你而言,會不會算點什麼?嗯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的語氣很軟,聽得人心顫,心動。

高高在上的他,居然問她,他會不會算點什麼?

是做夢嗎?

不,他應該是試探她,看她到底有冇有在打他的主意,好安心結婚?

不能上當!

她壓抑下翻湧的情緒,抿唇道:

“九爺,就算你不娶蘭嬌,也和我冇有任何關係。

娶她,你於我而言,是姐夫。

不娶她,你是我照顧小墨時的金主爸爸,陌生人。

這,不會有任何改變。”

鏗鏘有力的說完,她猛地推開他,打開門直接跑出去。

門外,陽光和煦。

門內,黑暗陰沉。

薄戰夜立體精緻的臉隱在黑暗中,本就冷硬絕倫的臉部線條,愈發危險,結冰。

如同陰間使者,恐怖令人窒息。

......

夜寐酒吧。

薄戰夜再次來到這裡,身姿冰冷,氣息森寒。

“九哥,又因為蘭溪溪煩躁了?”

“不是我說,九哥你要麼權當看不見她,要麼就試試我說的辦法,征服她,保證到時候難受的是她。”

對於肖子與的話,薄戰夜全然當做冇聽見。

他很清楚,對蘭溪溪那點不理智的情緒,很難該壓製下去。-